《大悲心陀罗尼》正法论

 

《大悲心陀罗尼》正法论上 

唐朝时期的印度斯坦,正是“密(巫蛊)教”兴起,而此时传来中土的一些经典,或将佛教经典夹杂了巫蛊的法术,或将纯巫蛊妖术伪装成佛教经典,传来伪经逐渐做大,以至独成一派名为“密(巫蛊)教”,实非佛法。

今有佛子,见有杂巫蛊术之经咒,辄指为伪经,是为轻率之举,或有谤法之嫌。是故,今就大悲咒而梳理其经,标示篡改,篦其抵触正法之处;解析原经,榜陀罗尼经之正义于万一。

 

大悲心陀罗尼经》译本有六,具足经义者,唯唐西天竺沙门伽梵达摩译《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下文简称《大悲心陀罗尼经》。

据记载此经,佛陀于补陀落迦山,观世音宫殿演说。参加者有菩萨、阿罗汉、诸天龙八部、人及非人。

是时,观音菩萨密放神通:

“光明照曜,十方刹土及此三千大千世界,皆作金色。天宫、龙宫、诸尊神宫,皆悉震动;江河、大海、铁围山、须弥山、土山、黑山,亦皆大动。日、月、珠、火、星宿之光,皆悉不现。”

如此一来,有总持王菩萨借此问佛缘故,原是观音菩萨为了“安乐诸众生故,密放如是大神通力”。

且,观音菩萨所欲演说之陀罗尼咒,菩萨因之超越第八地。

 

一,为利益众生故,现“超第八地”事;

 

此经中说顿超八地事,如《妙法莲华经》中龙女成佛,大权示现。即虽证菩萨摩诃萨位而现为声闻阿罗汉,复有十信位菩萨示现成佛。皆为利益众生故。如吉藏法师疏云:

【伽耶山顶经明有四种发心。

一初发心谓入初地。

二行发心二地至七地。

三不退发心谓八九地。

四一生补处发心谓第十地。

龙女发心成佛是第四义也。然十信菩萨亦能八相成道。位不可知也。

又适化无方可有四句。

一迟方便。如十劫坐道场。

二速方便。龙女刹那成佛。

三亦迟亦速。如释迦六年形此二种是也。

四非迟非速。如净土中成佛。】《法华义疏》卷第九;胡吉藏撰;提婆达多品第十二;

如上可知,菩萨示现初地顿超十地,为勉励一切众生精进修行,克获果证是也。

复次,初地亦为八地,何以故?皆如来地故,不可思议故。如经云:

【于彼说诸乘,皆是如来地。

 十地则为初,初则为八地

 第九则为七,第七复为八。

 第二为第三,第四为第五。

 第三为第六,无相有何次。】《大乘入楞伽经》现证品第四;

以此义故,此经中说菩萨闻此咒已,超第八地不足为疑。

 

二,超越八地事具十四义

 

此事寓意深广,略说有十四义:

(一)勉励众生精进修行故,说超越八地事;

(二)为证此咒具大功德速疾力故,说超越八地事;

(三)为令众生起希有心故,说超越八地事;

(四)为令众生起不可思议心故,说超越八地事;

(五)为熄灭众生狐疑、不信故,说超越八地事。

(六)为令众生心求如是果证故,说超越八地事;

(七)为令众生舍弃自卑、自弃之心故,说超越八地事;

(八)为令众生不惧久远劫数修行菩萨道故,说超越八地事;

(九)为令众生乐持此咒住菩萨道利益众生故,说超越八地事;

(十)为令众生坚住一法熏习成就故,说超越八地事;

(十一)为令众生忆念千光王静住如来等无量诸佛故,说超越八地事;

(十二)为令众生忆念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故,说超越八地事;

(十三)为令众生发菩提心故,说超越八地事;

(十四)为令众生发起菩萨行故,说超越八地事;

 

何以故?众生发解脱心、发菩提心之于末世,如廊下悬灯烛而值飓风,须臾坏灭难以长久。或有众生心智狭劣,不遇善知识。若遇此“大悲咒”,则以此发解脱心,入声闻乘中;发菩提心,入大乘门中,依持诵此大悲咒故发心种种,皆是一佛乘,皆名为菩萨行。

 

三,引导众生发菩提心

 

如此经中若持诵此大悲咒者,先于众生起慈悲心,而发十愿如下:

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童男、童女,欲诵持者,于诸众生,起慈悲心,先当从我,发如是愿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速知一切法。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早得智慧眼。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速度一切众。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早得善方便。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速乘般若船。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早得越苦海。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速得戒定道。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早登涅槃山。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速会无为舍。

 南无大悲观世音!愿我早同法性身。

如上十愿,具声闻解脱之愿,复具菩萨修行、度世之愿。末世众生,若于此经起信心,读诵体解义理。

或依此文而求涅槃,立净梵行,灭贪嗔痴,成阿罗汉;

或依此文而发大愿,立大菩萨行,堕在菩萨数中,发菩提心,立十大愿,持咒利益众生故。

 

四,引导众生熄灭恶业成就威神之力

 

此经中发菩提心已,复更立菩萨愿,熄灭自身恶业报等事,复更成就威神之力,除灭众生恶业果报。如经云:

“‘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

  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消灭。

  我若向地狱,地狱自枯竭。

  我若向饿鬼,饿鬼自饱满。

  我若向修罗,恶心自调伏。

  我若向畜生,自得大智慧。’”

 

五,引导众生忆念阿弥陀佛往生净土

 

此经虽说大悲咒功德,复引导众生持诵菩萨名号,及阿弥陀佛名号。如经云:

 “发是愿已,至心称念,我之名字,亦应专念,我本师阿弥陀如来,然后即当诵此陀罗尼神咒。一宿诵满五遍,除灭身中,百千万亿劫生死重罪。”

 

六,菩萨为大悲咒立大誓愿

 

观世音菩萨立大誓愿,演说大悲咒威神之力。如经云:

“观世音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若诸人天,诵持大悲章句者,临命终时,十方诸佛,皆来授手。欲生何等佛土,随愿皆得往生。

复白佛言:世尊!若诸众生,诵持大悲神咒,堕三恶道者,我誓不成正觉。

诵持大悲神咒者,若不生诸佛国者,我誓不成正觉。

诵持大悲神咒者,若不得无量三昧辩才者,我誓不成正觉。

诵持大悲神咒者,于现在生中一切所求,若不果遂者,不得为大悲心陀罗尼也。唯除不善,除不至诚。”

 

复次,说持诵大悲咒者,能灭“侵损常住、饮食、财物;十恶、五逆、谤人、谤法、破斋、破戒、破塔、坏寺、偷僧祇物、污净梵行”等恶业。得十五种善生,不受十五种恶死。

 

七,直译大悲咒

 

如此威德咒语,我们来看直接翻译过来的文义。此文依谢力翻译《梵文大悲心陀罗尼新释》白话大悲咒。如下:

至诚礼敬三宝。

礼敬圣者——观世间自在(观世音)者,他是一名菩萨,一名

大菩萨,是俱大悲心者。

唵!

此已极净之一切尊者,施予清净。

礼敬此值得尊敬的圣者——庄严的观世间自在者。

礼敬此贤善者,他是已除灭(一切不善)者,他是公正(无私 )的大长者。

他已成就一切无比清净之利益。

于一切有情中,他已历尽苦苦之道,值得我们尊敬(他是值

得尊敬的清净有情。) 。

我宣誓如下:

唵!

此观世间者,已洞察世间。此俱大悲心者,已去除一切不净、

一切染污,他是一名大菩萨(摩诃萨) 。他是一名具大心者。

由造作者所造作的,就是业。

安住者得安住,即是胜利,即是大胜利。

能持、能守(净戒)者,是大勇者,是大自在者。

修行!修行!修行是最胜离垢解脱之道。

扫除、扫除。清洗、清洗。内心深处涌出无限欢喜。

欢喜、欢喜,发自内心的欢喜。

无垢、无染,一切染垢悉皆去除。

妙音、妙音。(妙音传播,令世间充满妙音) 。

吉祥、吉祥。(令一切众生悉皆吉祥。)

吼声、吼声。(如雷霆般之吼声,令一切众生速速惊醒。)

以智慧成就智慧。

以觉悟成就觉悟。

大慈者、大贤善者、大无畏者、大欢喜者, (请帮助我)成就 吧 !

已得成就者,(请帮助我)成就吧!

已得大成就者,(请帮助我)成就吧!

已得大自在之瑜珈成就者,(请帮助我)成就吧!

大贤善者,(请帮助我)成就吧!

已灭垢秽者,(请帮助我)成就吧!

已得不空第一义者,(请帮助我)成就吧!

一切大成就者啊,(请帮助我)成就吧!

已转动法轮之大成就者啊,(请帮助我)成就吧!

持红莲花之大成就者啊,(请帮助我)成就吧!

值得尊重之已灭垢秽者啊,(请帮助我)成就吧!

能响大法螺,召集群众者啊,(请帮助我)成就吧!

我所至诚礼敬的三宝。

我所礼敬的圣者——观世间自在者,(请帮助我)成就吧!

唵!

能令我成就的真言、妙句,(请帮助我)成就吧!

 

如上可知,大悲咒完全是赞叹三宝,赞叹观世音菩萨功德、所行菩萨道,祈祷加持护佑的文句罢了。

观此经、咒上下文及义理,与印度教(兴都教)中的四大天神毫无联系可言,只能视为观自在菩萨的四大威德。

而“学者”们罔顾事实,强将印度教大神或密教金刚神结合,把一心一意礼赞观自在菩萨,变成礼拜诸天神鬼,与本文意趣相悖。 不过是他们刻意歪曲经典,诋毁观世音菩萨,诋毁佛教,诋毁佛法的伎俩罢了。

 

复次,观世音菩萨更进一步解释了“大悲咒”的意义。如经云:

“观世音菩萨言:大慈悲心是,平等心是,无为心是,无染着心是,空观心是,恭敬心是,卑下心是,无杂乱心,无见取心是,无上菩提心是。当知如是等心,即是陀罗尼相貌。汝当依此而修行之。”

如上可知,大悲咒跟印度教(兴都教)鬼神或密教金刚神毫无联系,不可人云亦云的诋毁大悲咒是外道咒语。

 

八,结界

 

凡寺院洒净,居士乔迁新居等,皆依大悲咒而洒净。即依此经而来。如经云:

“若能如法结界,依法受持,一切成就。其结界法者,取刀,咒二十一遍,划地为界。或取净水,咒二十一遍,散着四方为界。或取白芥子,咒二十一遍,掷着四方为界。或以想到处为界,或取净灰,咒二十一遍为界。或咒五色线二十一遍,围绕四边为界。皆得。”

此结界法,驱逐喇嘛教附体鬼神、妖精魍魉非常显著。有一佛友,接手一位喇嘛教徒的服装店,里面供奉喇嘛教各类神怪、唐卡、甘露丸等。依此大悲咒洒净后,搬出妖物后,店内氛围大为转变。入夜后之异响异动,及白色“雾团”皆销声匿迹。

山人自2014年以来造文破斥各类邪师,邪见,皆依此结界,护持自身及家人,阻隔各类巫蛊咒诅于百里之外,因此至今无甚烦恼事。

 

九,引导行者为自身及一切众生忏悔

 

此经中又劝行者,持斋戒,为众生忏悔先前之罪业,亦自忏悔。如经云:

“若能精诚用心,身持斋戒,为一切众生,忏悔先业之罪,亦自忏谢,无量劫来,种种恶业,口中馺馺,诵此陀罗尼,声声不绝者,四沙门果,此生即证。其利根有慧,观方便者,十地果位,克获不难,何况世间小小福报?所有求愿,无不果遂者也。”

 

十,巫蛊术士添入之文句

 

《大悲心陀罗尼经》文中,已说“世间小小福报?所有求愿,无不果遂者也。”;

复于菩萨千手眼中,略说四十手眼,对应众生各类差别求愿。而经文中明显加入且抵突之处有二:

其一:

[若欲使鬼者,取野髑髅净洗,于千眼像前设坛场,以种种香华、饮食祭之,日日如是,七日必来现身,随人使令。

若欲使四天王者,咒檀香烧之。]

其二:

[佛告阿难:“此观世音菩萨,所说神咒,真实不虚。若欲请此菩萨来,咒拙具罗香(拙具罗香,安息香也)三七遍,烧,菩萨即来。

“若有猫儿所著者,取弭哩吒那(死猫儿头骨也)烧作灰,……

“若有被虫食,田苗及五果子者,取净灰、净沙或净水,咒三七遍,散田苗四边,虫即退散也。果树兼咒水洒者,树上虫不敢食果也。”]

 

有人言:以此二处可知“大悲咒”是外道巫蛊邪咒,非佛教咒语。

答曰:此言差异。此俩段文句,与上下文,义理相悖逆。直接删除,也于经文义理毫无妨碍。是故可知,必有妖邪之人,加外道巫蛊妖术入《大悲心陀罗尼经》中。

 

佛教后期,印度教兴起,众生迷信神通、灵异,废弃智慧、思辨。一些巫蛊术士不仅将巫蛊咒语,编造伪装成各类“密教”典籍,更混入大量巫蛊妖法入大乘陀罗尼经卷中。此大悲咒中即掺杂巫蛊咒术的作法步骤,与原经典义理相抵突,且背弃佛陀教诲。原经典中早已说明各种众生除灭灾祸、祈福之法。现归纳如下:

 

(一)髑髅杖手

 

献祭孤魂野鬼,狎昵日久,为己驱役,这是巫蛊术士所为。如:

[若欲使鬼者,取野髑髅净洗,于千眼像前设坛场,以种种香华、饮食祭之,日日如是,七日必来现身,随人使令。] 

而此经中,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髑髅杖手”,诵读大悲咒,即能驱使一切鬼神。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使令一切鬼神者,当于髑髅杖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且所选骷髅不决定堕在饿鬼道故,何谈“七日必来现身”?!因此,佛法中不须此等外道祭鬼求役之妖术,与经义抵突相违故。

 

(二)宝螺手

 

此经中有招呼天人善神之法门。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宝螺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召呼一切诸天善神者,当于宝螺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此经掺入之巫蛊妖法: [若欲使四天王者,咒檀香烧之。]

此法与上文“宝螺手”重复,且经文中“一切诸天善神”即已含括“四天王天”。因此,经中不须此等祭鬼求役之妖术,与经义抵突故。

 

(三)紫莲华手

 

此经中有求面见十方一切诸佛之法门,亦可用来求见观世音菩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紫莲华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面见十方一切诸佛者,当于紫莲华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巫蛊术士,掺入献祭之法。如:

[佛告阿难:“此观世音菩萨,所说神咒,真实不虚。若欲请此菩萨来,咒拙具罗香(拙具罗香,安息香也)三七遍,烧,菩萨即来。]

外道基于献祭之仪,故有“召、请”鬼神之法,佛法中虽有“请”佛菩萨以香花水果供奉之仪,但都非必须。此大悲咒是观世音菩萨大悲心,为利益一切众生、为救护一切众生故而演说。何以限定众生“烧安息香”才肯前来之理?!何以故?

一者,背弃诸佛教诲故,诸佛教诲菩萨应该为一切众生做“不请自来”之友,而不是“献祭”——烧特定的“安息香”才肯来。

如《佛说无量寿经》云:【为众生类作不请之友。】

二者,多有众生贫穷困苦,不具资财。如何指定烧“安息香”?难道不如此“献祭”菩萨就不肯来?!

三者,多有众生处危难之际,诵读大悲咒,忆念求救于观世音菩萨,无暇烧“安息香”。难道不如此“献祭”菩萨就不肯来?!

四者,菩萨为救众生发广大愿,而无所希求;观世音菩萨修行菩萨道,舍弃身、肉、手、足不可计算,救护众生无所贪求,怎么会有“安息香”的需求?!

 

而此《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前面经义广说利益众生事,说发菩提心事,说忏悔自他业障事,说菩萨大誓愿事,显示菩萨道修行法门,显示忆念诸佛、忆念阿弥陀佛求生净土事。而下文,却要求众生“献祭”——烧特定的“安息香”,此与前文义理,风马牛不相及。

且,观世音菩萨系十地菩萨,能于刹那际,普现一切众生前。不过求见菩萨之人,福德、善恶业、善根等参差不齐,自业障故,三七遍后,未必都能得见菩萨。是故可知,此等咒某香而烧“菩萨即来”之句,实后世咒师所添加,与经义相悖,不知众生业障深浅故。

 

(四)宝剑手

 

此经中有求降服一切魍魉鬼神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宝剑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降伏一切魍魉鬼神者,当于宝剑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而巫蛊术士,掺入巫蛊射偶人(偶人厌胜)之法。如:

[若有猫儿所著者,取弭哩吒那(死猫儿头骨也)烧作灰,和净土泥,捻作猫儿形,于千眼像前,咒镔铁刀子一百八遍,段段割之,亦一百八段,遍遍一咒,一称彼名,即永差不着。……

若患传尸鬼气、伏尸连病者,取拙具罗香,咒三七遍,烧熏鼻孔中。又取七丸如兔粪,咒三七遍,吞,即差。慎酒肉五辛及恶骂。若取摩那屎罗(雄黄是也),和白芥子印成盐,咒三七遍,于病儿床下烧,其作病儿,即魔掣迸走,不敢住也。……

若欲降伏大力鬼神者,取阿唎瑟迦柴(木患子也),咒七七遍,火中烧,还须涂酥酪蜜,要须于大悲心像前作之。若取胡嚧遮那(牛黄是也)一大两,着琉璃瓶中,置大悲心像前,咒一百八遍,涂身、点额,一切天、龙、鬼、神、人及非人,皆悉欢喜也。]

经文中依“宝剑手”读诵大悲咒,即可降服魍魉鬼神,不须制作“偶人压胜”,且经文中“一切魍魉鬼神”即已含括所有附体鬼神。此等巫蛊妖术,实非佛法,与经义抵突、相违故。

何况如今这“牛黄”价值连城,难道没有,就无法“降伏大力鬼神”了吗?此等巫蛊妖术,实非佛法,与经义抵突、相违故。

 

(五)宝钵手

 

此经中有疗治腹腔种种病痛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宝钵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腹中诸病,当于宝钵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巫蛊术士掺入巫医之法。如:

[若妇人怀妊,子死腹中,取阿波末利伽草(牛膝草也)一大两,清水二升和煎,取一升,咒三七遍,服,即出一,无苦痛。胎衣不出者,亦服此药,即差。……

若患腹中痛,和井华水,和印成盐三七颗,咒三七遍,服半升,即差。……

若患蛔虫咬心,取骨鲁末遮(白马尿也)半升,咒三七遍,服,即差。重者一升,虫如綟索出来。……

若卒患心痛不可忍者,名“遁尸疰”,取君柱鲁香(薰陆香),乳头成者一颗,咒三七遍,口中嚼咽,不限多少,令变吐,即差。慎五辛、酒肉。……

若患疟病著者,取虎、豹、豺、狼皮,咒三七遍,披着身上,即差。师子皮最上。……

若患恶疟,入心闷绝欲死者,取桃胶一颗,大小亦如桃颗,清水一升和煎,取半升,咒七遍,顿服尽,即差。其药莫使妇人煎。]

经文中依“宝钵手”读诵大悲咒,即可祛除腹中种种病痛,不须额外之举,此等巫医“药方”,实非佛法,或有疗效,但与经义抵突,皆是后人妄加。

 

(六)消除灾祸获清凉

 

壹,破解蛊毒

 

巫蛊术士,掺入巫蛊化解之法。如:

[若为蛊毒所害者,取药劫布罗(龙脑香也),和拙具罗香,各等分,以井华水一升和煎,取一升,于千眼像前,咒一百八遍,服,即差。]

大悲咒本身就能够破灭巫蛊诅咒,及恶怨相害者,只需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消除灾祸,清凉之偈:…… 

若入野道蛊毒家,饮食有药欲相害

至诚称诵大悲咒,毒药变成甘露浆。……

众生浊恶起不善,厌魅咒诅结怨仇,

至心称诵大悲咒,厌魅还著于本人。】《大悲心陀罗尼经》

何况这“龙脑香”,古往今来皆是价值连城,难道没有就无法破解“蛊毒”了吗?是故可知,外道巫蛊繁琐之法,实后世咒师所添加,与经义相悖。

 

贰,消除蛇咬毒虫

 

巫蛊术士,掺入巫医之法。如:

[若为恶蛇蝎所螫者,取干姜末,咒一七遍,着疮中,立即除差。……

若被蛇螫,取被螫人结�,咒三七遍,着疮中,即差。]

大悲咒本身就能够救度中毒之难,自身及家属只需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消除灾祸,清凉之偈:……

恶龙疫鬼行毒气,热病侵陵命欲终,

至心称诵大悲咒,疫病消除寿命长。】《大悲心陀罗尼经》

外道巫蛊师施法皆须媒介,而佛法大悲咒无需媒介即可生效验,非凡夫所能测度。是故可知,此等繁琐之法,实后世咒师所添加,与经义相悖。

 

叁,解脱枷锁

 

巫蛊术士,掺入巫蛊之法。如:

[若有身被枷锁者,取白鸽粪,咒一百八遍,涂于手上,用摩枷锁,枷锁自脱也。]

观世音菩萨名号本身即能够令枷锁脱落,如何还需“白鸽粪”?!

复次,大悲咒本身就能摆脱牢狱之灾,彻底解脱枷锁之难,自身及家属只需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消除灾祸,清凉之偈:……

若为王官收录身,囹圄禁闭杻枷锁,

至诚称诵大悲咒,官自开恩释放还。】《大悲心陀罗尼经》

而外道巫蛊师施法皆须媒介,而佛法大悲咒本无需媒介即可生效验,非凡夫所能测度。而身陷牢狱,而被枷锁,何处求觅“白鸽粪”?!

是故可知,此等巫蛊繁琐之法,实后世咒师所添加,与经义抵突、相违故。

 

 

(七)金刚杵手

 

此经中有摧伏一切怨敌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金刚杵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摧伏一切怨敌者,当于金刚杵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巫蛊术士,掺入巫蛊射偶人(偶人厌胜)之法。如:

[若为恶怨横相谋害者,取净土、或面、或蜡,捻作本形,于千眼像前,咒镔铁刀一百八遍,一咒一截,一称彼名,烧尽一百八段,彼即欢喜,终身厚重,相爱敬。]

经文中依“金刚杵手”降服一切怨敌,不须制作“偶人压胜”,且经文中“一切怨敌”即已含括所有对己怀有怨害欲相谋害之众生。何况,于大悲观世音菩萨像前,施行此等巫蛊妖术?是故可知,此非佛法,与经义抵突、相违故。

 

(八)日精摩尼手

 

此经中有疗治种种眼疾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日精摩尼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眼闇无光明者,当于日精摩尼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巫蛊术士掺入巫医之法。如:

[若有患眼睛坏者,若青盲眼暗者,若白晕、赤膜,无光明者,取诃梨勒果、庵摩勒果、鞞醯勒果,三种各一颗,捣破细研。当研时,唯须护净,莫使新产妇人及猪、狗见。口中念佛,以白蜜、若人乳汁,和封眼中。着其人乳,要须男孩子母乳,女母乳不成。其药和竟,还须千眼像前,咒一千八遍,着眼中,满七日,在深室慎风,眼睛还生。青盲、白晕者,光奇盛也。……

若患蝇螫眼中,骨鲁怛佉(新驴屎也)滤取汁,咒三七遍,夜卧着眼中,即差。……

若患赤眼者,及眼中有努肉及有翳者,取奢奢弥叶(苟杞叶也),捣滤取汁,咒三七遍,浸青钱一宿,更咒七遍,着眼中,即差。]

经文中依“日精摩尼手”读诵大悲咒,即可祛除种种眼疾所致暗盲,不须巫医额外之举,此是巫医之术,偶有效验,但实非佛法,与经义抵突故。

 

(九)杨枝手

 

此经中有疗治身上种种病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杨枝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身上种种病者,当于杨枝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巫蛊术士掺入巫医之法。如:

[若患耳聋者,咒胡麻油,着耳中,即差。……

若患一边偏风,耳鼻不通、手脚不随者,取胡麻油,煎青木香,咒三七遍,摩拭身上,永得除差。又方取纯牛酥,咒三七遍,摩,亦差。……

若被火烧疮,取热瞿摩夷(乌牛屎也),咒三七遍,涂疮上,即差。……

若患丁疮者,取凌锁叶捣取汁,咒三七遍,沥着疮上,即拔根出,立差。]

经文中依“杨枝手”读诵大悲咒,即可祛除身上种种病痛,不须巫医额外之举,此是巫医之术,偶有效验,但实非佛法,与经义抵突故。

 

(十)施无畏手

 

此经中有破除一切处怖畏不安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施无畏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一切处怖畏不安者,当于施无畏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术士掺入巫蛊之法。如:

[若患畏夜,不安恐怖,出入惊怕者,取白线作索,咒三七遍,作二十一结,系项,恐怖即除。非但除怖,亦得灭罪。]

经文中依“施无畏手”读诵大悲咒,即可除灭怖畏、不安,不须“白线作索”,此非佛法,与经义抵突故。

 

 

(十一)罥索手

 

此经中有破除种种灾患不安,求安隐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罥索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种种不安求安隐者,当于罥索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术士掺入巫蛊之法。如:

[若家内横起灾难者,取石榴枝,寸截一千八段,两头涂酥酪蜜,一咒一烧,尽千八遍,一切灾难悉皆除灭,要在佛前作之。]

经文中依“罥索手”读诵大悲咒,即可除灭种种灾患不安,获得安隐,在佛像前“取石榴枝,寸截一千八段,两头涂酥酪蜜,一咒一烧”,此非佛法,与经义抵突故。

 

(十二)胡瓶手

 

此经中有善和眷属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胡瓶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一切善和眷属者,当于胡瓶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术士掺入巫蛊之法。如:

[若有夫妇不和,状如水火者,取鸳鸯尾,于大悲心像前,咒一千八遍,带,彼即终身欢喜相爱敬。]

经文中依“胡瓶手”读诵大悲咒,即可除灭一切眷属不和之事,获得眷属和合,不须巫蛊术“取鸳鸯尾”佩戴,此非佛法,与经义抵突故。

 

(十三)蒲(葡)萄手

 

此经中有为瓜、果、庄稼求愿之法门,只需对着佛、菩萨像或观想观世音菩萨千手眼之执“蒲萄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如经云:

【佛告阿难:……若为果蓏诸谷稼者,当于蒲萄手。】《大悲心陀罗尼经》

如下文:

[若有被虫食,田苗及五果子者,取净灰、净沙或净水,咒三七遍,散田苗四边,虫即退散也。果树兼咒水洒者,树上虫不敢食果也。]

上文是取原经“结界法”而用做驱虫。原经云:

【其结界法者:……或取净水,咒二十一遍,散着四方为界。】

而经文中,若为瓜果等庄稼求种种愿,皆依“蒲萄手”读诵大悲咒,即可得成所愿。依结界洒净之法驱虫,虽有效验,然此文句实是后人添加,或有效验,然非原经所具文字,与经义抵突故。

《大悲心陀罗尼》正法论 上

《大悲心陀罗尼》正法论 下


《脐生莲花是毗湿奴的象征?有手枪就是警察?》

《佛教咒语请直译不要“添油加醋”过度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