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德自在菩萨……
若复有人劳虑永断得法界净即彼净解为自障碍。故于圆觉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随顺觉性
善男子。一切菩萨见解为碍。虽断解碍犹住见觉。觉碍为碍而不自在。此名菩萨未入地者随顺觉性。善男子。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譬如有人自断其首。首已断故无能断者。则以碍心自灭诸碍。碍已断灭无灭碍者。修多罗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一切如来种种言说开示菩萨亦复如是。此名菩萨。已入地者随顺觉性。】大正藏 第 17 册 No. 0842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大唐罽宾三藏佛陀多罗译;威;

 

萧平实篡改佛经 一则

 萧平实自吹牛皮:“二地、三地”,“二千年前世尊座下……”结果却篡改佛经,“正觉同修会”一干人等默认无语,支持萧二地破坏佛法的行为。

【于是德自在菩萨…… 若复有人劳虑永断得法界净即彼净解为自障碍。故于圆觉而不自在。此名凡夫随顺觉性。 善男子。一切菩萨见解为碍。虽断解碍犹住见觉。觉碍为碍而不自在。此名菩萨未入地者随顺觉性。善男子。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譬如有人自断其首。首已断故无能断者。则以碍心自灭诸碍。碍已断灭无灭碍者。修多罗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一切如来种种言说开示菩萨亦复如是。此名菩萨。已入地者随顺觉性。】大正藏 第 17 册 No. 0842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大唐罽宾三藏佛陀多罗译;

平实二千余年前亲在佛座下时虽已明心,然而眼见佛性之缘,直至千年前亲遇大善知识克勤圆悟大师之时,以心性单纯、信心具足及福德具足故,殷勤奉侍、力护正法,是故亲得传授见性之法。是故今世仍可在被名师误导之情况下,自行具足见性所须之定力慧力与福德而自行参究悟入,又得重新眼见佛性。便于山河大地上亲见自己之佛性,便于一切有情身上亲见自己之佛性,便于一切有情身上亲见各各有情之佛性。如是境界,即是《圆觉经》所云“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然后次第进修,再证“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终能随意改变自己之内相分,非诸明心菩萨所能知之,更非三明六通之大阿罗汉等所能知之。《眼见佛性》2009繁简版.CHM》萧平实 著;

萧平实破斥喇嘛教有功,但这不代表萧平实就可以大妄语自称“二地、三地、法王”。 首先,萧平实,自谓经历二千年的修行,可以“改变自己之内相分”,如下文:

平实二千余年前亲在佛座下时虽已明心,然而……力护正法,是故……,又得……。然后次第进修,……,终能随意改变自己之内相分,非诸明心菩萨所能知之,更非三明六通之大阿罗汉等所能知之。《眼见佛性》萧平实 著;

然后,萧平实标榜可以“改变自己之内相分”的,起码是“二地满心位……”,如下文:

第二目:凡夫完全被不可知执受控制和影响。贤位菩萨仍难以免除不可知执受之负面影响。二地满心位起开始转变不可知执受为可知执受,开始有能力转变自己之内相分。三地满心位虽有能力改变他人之内相分,因而导致他人之不可知执受开始转变,但所有三地满心菩萨无人敢偶一为之,于此违背因果律之作为不敢刹那生起一念欲轻试之, 佛之告诫极严峻故。……《真假开悟》2009繁简版.CHM》萧平实 著;第六章 表相归依与实义归依;第六节 意根现识对异熟识不可知执受之影响;

 

萧平实篡改佛经 二则

萧平实自吹牛皮:“二地、三地”,“二千年前世尊座下……”结果却篡改佛经,“正觉同修会”一干人等默认无语,支持萧二地破坏佛法的行为。 如萧平实为建立邪见——“阿赖耶识、法身、如来藏住在众生身内”,于是在《生命实相之辨正》一文中篡改经文,诳言:

《入楞伽经》卷七,佛云:“大慧,阿黎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真心阿赖耶识无形无相,住于身中或胎中,非在虚空。《生命实相之辨正》萧平实 著;如来藏在众生身中,不在虚空;引经为证;

萧平实所谓引用的“经文”,不过是他自己编造、篡改的东西。原经文如下:

大慧。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 大慧。如来藏识不在阿梨耶识中。是故七种识有生有灭。如来藏识不生不灭。何以故。彼七种识依诸境界念观而生。此七识境界一切声闻辟支佛外道修行者。不能觉知。】《入楞伽经》卷七;

根据上文,萧平实依“只读前半句”的“跛驴”慧建立邪见:“真心阿赖耶识无形无相,住于身中或胎中,非在虚空。”,实属瞎编滥造,诱骗初学佛子罢了。 佛陀明确说明,不生不灭的如来藏,根本不在阿赖耶识中。并且阿赖耶识堕在“能持、所持”二边境界,前七识:眼、耳、鼻、舌、身、意识、末那识,可以熏习成熟善、恶、无记、染净等阿赖耶识业种故,阿赖耶识是堕在生灭中的生灭法,是所谓“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本身”。 而萧平实为了让佛教经典迎合自己的邪见、邪说,竟然用删减佛经的卑劣手段,来篡改佛经,故意删除“如大海波”,让人误认为“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是在诠释“阿梨耶识”,借此来回避“阿赖耶识”生灭无常的事实。 并且,佛陀在后半段中,明明白白的说:如来藏是不生不灭的,并不在阿赖耶识中。

如经云: “如来藏识不在阿梨耶识中。是故七种识有生有灭。如来藏识不生不灭。” 这样就厘清“如来藏”和“阿赖耶识”之间的关系,也搞清楚了萧平实的无知和奸诈。他“真心阿赖耶识无形无相,住于身中或胎中,非在虚空”的结论是纯正的邪见、邪说。 因为十方虚空、世界、山河大地都是依众生“如来藏、真心”中的一种现象而已。如经云:

【一迷为心。决定惑为色身之内。不知色身外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譬如澄清百千大海。弃之唯认一浮沤体。】《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二;  

 

萧平实篡改佛经 三则

 

萧平实不学无术,经典义理昭昭,他却非要篡改经义。


譬如《菩萨璎珞本业经》所说,有数亿人因于闻 佛说法而悟,其后却又有八万人否定阿赖耶识,致令般若正观不能现前, 佛即说彼八万人退失佛菩提,取消其开悟之印证,说为退失般若正观者;不因前时印证彼等开悟,便永远是开悟者。所以者何?开悟之人唯是七住位尔,要待消除异生性而进入初行位之后,已生起菩萨种性之后,方有真正之位不退,是故十住位中之位不退者,要在持戒不犯、不谤正法等前提之下而说。彼等已经诽谤大乘根本法体阿赖耶识心,因此已严重犯戒者,不可说仍是位不退者, 佛说否定如来藏者即是一阐提人故,楞伽及诸经中 佛语皆说如来藏即是阿赖耶识故。 佛说若人谤法犯戒者,舍寿之后:“三贤十地之修证,一切皆失”故,如是前提不可不知。《灯影-灯下黑》萧平实 著;


用上面萧平实篡改、瞎编的地方,来对照下面经文。找找看,哪里有他所说的丝毫痕迹?!
 【佛子。若退若进者。十住以前一切凡夫法中发三菩提心。有恒河沙众生。学行佛法信想心中行者。是退分善根。诸善男子。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修行十信得入十住。是人尔时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复值诸佛菩萨知识所护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自此七住以前名为退分。
  佛子。若不退者。入第六般若修行。于空无我人主者。毕竟无生必入定位。佛子。若不值善知识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会众中有八万人退。如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恶因缘故。退入凡夫不善恶中。不名习种性人。退入外道。若一劫若十劫乃至千劫。作大邪见及五逆无恶不造。是为退相。佛子。吾先第四天中广开此凡夫十向法。今在此树下略说法要。汝诸人等善自受行。】《菩萨璎珞本业经》贤圣学观品第三;

如上所说,“学行佛法信想心中行者。是退分善根”,这个是必定退分的善根,而不是因为“否定阿赖耶识”退转的。
第七住(开悟)是在圆满六住位功德,并“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之后,才能够趣入第七住。而且,这里的般若正观现不现前,跟“否定阿赖耶识”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是萧平实自己故意臆测、添加,用来忽悠人的。
这段文章里,根本没有那“八万人”证得“七住位”的说明。恰恰是在说这“八万人”因为不是“习种性人”,又没有善知识护持,所以从第六住,在修行般若正观的过程中退转的。如舍利弗的退转因缘。所以,由此可知,萧平实不仅篡改经文,连佛经义理都胡说八道,根本不懂七住位功德、果证。

【如舍利弗。于六十劫中行菩萨道。欲渡布施河。时有乞人来乞其眼。舍利弗言。眼无所任。何以索之。若须我身及财物者当以相与。答言。不须汝身及以财物。唯欲得眼。若汝实行檀者以眼见与。尔时舍利弗。出一眼与之。乞者得眼。于舍利弗前嗅之。嫌臭唾而弃地。又以脚蹋。舍利弗思惟言。如此弊人等难可度也。眼实无用而强索之。既得而弃又以脚蹋。何弊之甚。如此人辈不可度也。不如自调早脱生死。思惟是已。于菩萨道退回向小乘。】《大智度论》释初品中檀波罗蜜法施之余(卷第十二);龙树菩萨造;

第一章 犯大妄语戒
佛陀教诫,其灭度后不许弟子自言我是真菩萨真阿罗汉。如经云:
【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未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后复断除诸大妄语,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五》
佛陀呵责萧平实这类大妄语者:
【若不断其大妄语者。如刻人粪为栴檀形。欲求香气无有是处。我教比丘直心道场。于四威仪一切行中尚无虚假。云何自称得上人法。譬如穷人妄号帝王自取诛灭。况复法王如何妄窃。因地不直果招纡曲。求佛菩提如噬脐人。欲谁成就。】《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