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伪《佛说大轮金刚总持陀罗尼经》

 

奸佞之人造伪经咒,迷惑末世众生。令入鬼神恶咒中,迷失发心学佛之初衷,驰求生灭有漏之神通、感应。背弃三宝,背弃菩提愿,迷醉贪嗔痴,造杀盗淫,堕落三恶道。今当一一破斥伪经邪论,拨明佛子之慧眼,令见世尊正法之日。

此伪《大正藏第 21  No. 1230 佛说大轮金刚总持陀罗尼经》隶属密教部。

今破此伪《佛说大轮金刚总持陀罗尼经》邪见如下。

何谓三界?所谓:欲界、色界、无色界;

1,欲界(梵kāma -dhātu),为地狱、饿鬼、畜牲、修罗、人间及六欲天之总称。此界中众生贪于食、色、眠等诸欲。[1]

2,色界(梵rūpa -dhātu),色为变碍之义或示现之义,乃远离欲界淫、食二欲,而仍具有清净色质等有情所居之世界。此界在欲界之上,无有欲染,亦无女形,其众生皆由化生;其宫殿高大,系由色之化生,一切均殊妙精好。以其尚有色质,故称色界。此界依禅定之深浅粗妙而分四级,从初禅梵天,终至阿迦腻吒天,凡有十八天。

3,无色界(梵arūpa -dhātu),唯有受、想、行、识四心,而无物质之有情所住之世界。此界无一物质之物,亦无身体、宫殿、国土,唯以心识住于深妙之禅定,故称无色界。此界在色界之上,共有四天(空无边处天、识无边处天、无所有处天、非想非非想处天),又称四无色、四空处。

如下图:

 

一,莫须有的金刚天

 

粗制滥造之伪经,瞎话连篇,肆无忌惮。

如伪经言:

[尔时佛告执金刚神无量天仙阿难比丘。汝等善听汝持金刚咒。我为汝于金刚天中结坛。汝持菩萨咒。我为汝于菩萨天中结坛。汝持天咒我为汝于中结坛。汝持龙天咒。我为汝于龙宫中结坛。汝持二十八部鬼神咒。我为汝于鬼神天中结坛。汝持夜叉罗刹咒。我为汝于夜叉罗刹天中结坛。]《佛说大轮金刚总持陀罗尼经》

 

如上文中除天界龙宫有其处者其余皆非其处也。所谓“金刚天、菩萨天、鬼神天、罗刹天”皆虚妄立名,终无实义也。结坛者应有处所,若无处所,坛如何立?若言此坛乃无为法者,是义有大过。何以故?

若无为法之“坛”即不需处,立“金刚天、菩萨天、鬼神天、罗刹天”等名为愚痴,况且其中天界龙宫实有其处。而鬼神、罗刹者皆属饿鬼道,不名为天。是故,遍觅三界,不见所立之“金刚天、菩萨天、鬼神天、罗刹天”等,故知此经邪伪,不知三界六道之类属。

 

二,违犯杀戒

 

此经引诱佛子造立杀业,迷惑邪见。

如伪经言:

[摧碎一切诸天魔及一切恶鬼神蛊道精魅恶趣等印第四

起立地脚作丁字立。左手向下怒立指。想其手中有器杖出。右手向上。想其手中有杵。降伏一切诸魔神及一切天魔。降伏尽其人。作大瞋威。齿咬下唇。怒目动眉。其杵印掌中拳八指监文。其大母指屈节捻头指中节。于心中想自顶上有火轮。现起忿瞋。想一切天魔一切恶鬼蛊道魅鬼兽等类。一时俱死。向上看天。虚空中一切飞鸟飞天夜叉一切杂类等。一时俱死。]《佛说大轮金刚总持陀罗尼经》;

[降伏一切天魔鬼神斩头印第五

并两脚作丁字立。左手把右手腕不低前拳。名曰金刚钺斧印。作此印时。一切天魔鬼神。悉皆斩头一时死。]《佛说大轮金刚总持陀罗尼经》;

 

如上所言背弃如来杀戒。世尊无量经中劝诲四众弟子,广行慈悲行,持杀戒等戒。如经云:

若佛子。悲心者。以悲空空无相。悲缘行道自灭一切苦。于一切众生无量苦中生智。不杀生缘不杀法缘不着我缘。故常行不杀不盗不淫。而一众生不恼。发菩提心者。于空见一切法如实相。种性行中生道智心。于六亲六恶亲恶三品中。与上乐智。上恶缘中九品得乐。果空现时自身他一切众生平等。一乐起大悲。】《梵网经*卢舍那佛说菩萨心地戒品*第十卷上》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菩提心者,即救度一切善恶众生,令一切善、恶众生皆成佛道。何以此伪经,无故咒杀众生?!此义违背菩萨菩提心愿,背弃救度誓言,故知此经虚伪。

何况若此经实者,彼等随贪嗔痴流转之凡夫,依此咒语则广行杀戮也!慈悲之心何在?!

复次,如经云:

佛言。佛子。若自杀教人杀方便赞叹杀见作随喜。乃至咒杀杀因杀缘杀法杀业。乃至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杀。是菩萨应起常住慈悲心孝顺心。方便救护一切众生。而自恣心快意杀生者。是菩萨波罗夷罪。】《梵网经*卢舍那佛说菩萨心地戒品*第十卷下》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而世尊制戒不得无故咒杀一切有命者一切有命者则包括诸魔、恶鬼神、恶人等类。有故者,谓杀一阐提,或为止恶人杀害善众;

而此经中无故杀害“天魔一切恶鬼蛊道魅鬼兽等类”,甚至“虚空中一切飞鸟飞天夜叉一切杂类等”,如此滥杀,毫无禁止。名为背弃佛戒。鼓吹杀生之业,鼓吹咒杀之能。故知,此经乃是伪造,非佛法所摄,邪见邪法所摄。有智佛子皆应远离。

谁复持彼邪咒,弃舍菩提心?

谁复持彼邪咒,弃舍大悲心?

谁复持彼邪咒,弃舍大慈心?

谁复持彼邪咒,弃舍清净戒体?

谁复持彼邪咒,背弃如来教敕?

 

 

三,如来降魔之原委

 

造伪经者,不知如来降魔之缘由,鼓吹如来依靠咒语,才得降服魔军。如伪经言:

 [尔时如来与过去未来现在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金刚诸天龙八部百千万恒河沙诸佛。于菩提道场说此印时。复有三十六种魔王天魔虚空魔及十二魔王。领八万四千魔兵以为眷属。复有五百天魔波旬。各领恒河沙眷属及无量恶鬼神兵。食啖众生血肉一切精魅蛊道。更将魔师兴云致雨。非时下霜雹损一切苗稼。复将贮器伏。于天下行病杀害众生。恒将为业无慈悲心。

复有杂类鬼神吸人精气。无量无边有形无形。有手无手有足无足。不言而来来而作言者。与怒目心将诸器伏。复有鸟头天魔鼠头天魔猪头天魔鸡头天魔兔头天魔牛头天魔。其一切天魔等。舍一切器仗弓弩鉾楯轮盖一切衣甲。投于如来前乞命作如是言。我等魔众归依。如来莫损于我。我于一切佛法中而常拥护。若有持诵经典者。无有一切灾难。令其善法日夜增长。一切灾难悉灭无余。]《佛说大轮金刚总持陀罗尼经》

 

壹,菩萨神力可移魔王至于他方世界

 

一生补处菩萨具足无量神力,兜率降生前,可以神力将此世界中一切诸魔及诸外道、有见众生,皆亦徙置他方世界如经云

佛子!菩萨摩诃萨于兜率天将下生时,于右掌中放大光明,名:清净境界,悉能严净一切三千大千世界,其中若有已得无漏诸辟支佛觉斯光者,即舍寿命;若不觉者,光明力故,徙置他方;余世界中一切诸魔及诸外道、有见众生,皆亦徙置他方世界,唯除诸佛神力所持应化众生。是为第三所示现事。】《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五十八*离世间品第三十八之六》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

由上可知,世尊成佛之前,三界众生皆莫测其神力,何用咒语护身降魔?!况且此等邪咒违背杀戒,故知此经邪伪。无知凡夫伪造耳。

 

贰,菩萨放光令魔王知其将证佛位

 

菩萨将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欲度化欲界诸天故,放光令魔王知。魔王知故,领兵来怖害菩萨。如经云:

尔时菩萨。闻是偈已。安庠而行。向菩提树。于其中间。心如是念。此欲界内。是彼魔王波旬为主自在统领。我今应当语彼令知。若不告彼而取证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我则不成名为大觉。所以者何。为欲降伏魔波旬故。摄受彼故。亦兼摄受降伏一切欲界诸天。彼之魔众。魔宫殿中。复有无量无边诸魔眷属诸天。已于往昔。种诸善根。若闻我作师子吼声。若见我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则彼悉来向于我边。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菩萨。思惟是已。从于眉间白毫相中。放一光明。名能降伏散魔军众。放此光已。应时即至魔之宫殿。翳彼一切诸魔旧宫本业之光。又复斯光傍遍三千大千世界。作大光明。一切皆满。时菩萨放彼光明中。魔王波旬。自然而闻如是偈声。

 世间有一大众生,经历多劫行行满。

 净饭大王之太子,弃舍王位而出家。

 彼欲开发甘露门,今来趣向菩提树。

 汝身若有大气力,可诣树下共试看。

 其今已达彼岸边,彼欲度他令到彼。

 菩萨既以自觉了,今复更欲觉于他。

 又自得彼寂定禅,更欲教人令寂静。

 既自行无系缚路,欲教他趣解脱城。

 破散三恶悉使空,充溢人天道令满。

 示现禅定五通力,安置令知甘露宫。

 其今不久证大明,必当虚空汝境界。

 愚痴黑暗嗔恚侣,损汝朋党悉无余。

 既被摧碎走无方,当尔时心作何计。

 彼若证于甘露法,常乐我净湛然安。

 尔时欲界魔王波旬。从光明中。闻是偈已。于睡眠中。心忽惊动】《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六*向菩提树品中》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由此可知,菩萨欲降服欲界诸天及魔,故放光明,惊起魔王,令集兵众而来,菩萨威德神力无量,具足四无所畏。岂赖杀生之咒护身乎?!而况菩萨无量劫中,为护戒律,舍无量头目手足,难行能行,难舍能舍。岂能为护己命,而持此杀生之咒?!

以此故知,此经邪伪。无知凡夫依邪见造立伪经。

 

叁,菩萨福德力,三界众生无能为害

 

三界众生,无有能测度菩萨福德之力。而一切三界众生无能谋害惊怖菩萨。何以故?菩萨无量劫以来严持净戒,身心纯净故。菩萨无量劫以来供养恒河沙佛及圣众,福德无量故。是故,魔军虽欲加害,而无所能为。而菩萨以一誓言威德力故,即破魔军。如经云:

是时菩萨。不畏不惊。不怯不弱。专注不乱。以柔软心。舍诸恐怖。身毛和靡。视瞬安庠。伸其右手。指甲红色。犹如赤铜。兼以种种诸相庄严具足。无量千万亿劫。诸行功德善根所生。举手摩头。手摩头已。复摩脚趺。摩脚趺已。以慈愍心。犹如龙王。欲视举头。既举头已。善观魔众。观魔众已。以千万种功德右手指于大地。而说偈言。

 此地能生一切物,无有相为平等行。

 此证明我终不虚,唯愿现前真实说。

 尔时菩萨。手指此地。作是言已。是时此地所负地神。以诸珍宝。而自庄挍。所谓上妙天冠耳珰手锁臂钏及指环等。种种璎珞庄严于身。复以种种香华。满盛七宝瓶内。两手捧持。去菩萨坐。不近不远。从于地下。忽然涌出。示现半身。曲躬恭敬向于菩萨。白菩萨言。最大丈夫。我证明汝。我知于汝。往昔世时。千亿万劫。施无遮会。作是语已。是时其地遍及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作大音声。犹如打于摩伽陀国铜钟之声震遍吼等。如前所说。具十八相。

  尔时彼魔一切军众及魔波旬。如是集聚。皆悉退散。势屈不如。各各奔逃。破其阵场。自然恐怖。不能安心。失脚东西南北驰走。当是之时。或复白象顿蹶而倒。或马乏卧。或车脚折。狼藉纵横。或军迷荒不能摇动。或复弩槊弓箭长刀罥索剑轮三叉戟翣小斧钺鈇。从于手中自然落地。又复种种牢固铠甲。自碎摧坏去离于身。如是四方争竞藏窜。或覆其面。踣地而眠。或仰倒地。乍左乍右。宛转尸移。或走投山。或入地穴。或有倚树。或入闇林。或有回心归依菩萨。请乞救护养育于我。其有依倚于菩萨者。不失本心。时其波旬。闻大地声。心大恐怖。闷绝躄地。不知东西于上空中。唯闻是声。打某撮某。捉某斫某。杀某断某。黑闇之行。悉令灭尽。莫放波旬。】《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九*魔怖菩萨品下》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译

由上可知,三界众生,莫能测度菩萨威德,是故,菩萨以一誓言而破魔军用杀生咒语何为焉?!

可知彼等奸佞之辈造伪经唯欲推崇邪咒邪见坏乱佛子净戒,破灭佛子正见。是故,具正见之佛子,皆应舍弃、远离此等伪经邪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