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伪《佛心中心经》

 

稽首皈依大觉尊,慈悲加护显真谛。

末世魔党渐兴盛,佛子学佛应善思。

法须思辨知真伪,义须辩论明正邪。

昔发菩提大悲愿,今裂魔网震法鼓。

示以正论剪邪说,愿真佛子出迷途。

远离邪师归正法,识心达本趣解脱。

若舍邪见明大义,应传此论于迷人。

 

如《心经》云:【“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于法无所取着,所以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外道是有所得、有所取,要得神通,需要各种“疗效、功能”。

 

今彼《大正藏第 19 册 No. 0920 佛心经》、或《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隶属大正藏之密教部,实乃伪经耳,不足为凭。何以故?

 

一,佛心系无为法,“心中心”者是外道法;

 

何谓“佛心”?如经云:

菩萨摩诃萨欲以天眼见十方如恒河沙等国土中诸佛,欲以天耳闻十方诸佛所说法,欲知诸佛心,当学般若波罗蜜。欲闻十方诸佛所说法,闻已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忘者,当学般若波罗蜜。】《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第一*序品第一》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何谓“般若波罗蜜”?如经云:

【复次世尊。布施波罗蜜多无生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无生。

净戒安忍精进静虑波罗蜜多无生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无生。

布施波罗蜜多无灭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无灭。

净戒乃至静虑波罗蜜多无灭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无灭。

布施波罗蜜多无自性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无自性。

净戒乃至静虑波罗蜜多无自性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无自性。

布施波罗蜜多无所有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无所有。

净戒乃至静虑波罗蜜多无所有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无所有。

布施波罗蜜多空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空。

净戒乃至静虑波罗蜜多空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空。

……布施波罗蜜多寂静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寂静。

净戒乃至静虑波罗蜜多寂静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寂静。

布施波罗蜜多不可得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亦不可得。】《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一百八十*初分赞般若品第三十二之九》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由上可知,“佛心”即空,空即佛心;佛心不可得,佛心无所有,佛心无自性。

复次,诸法实相即是佛心。

而,彼伪《佛心中心经》与此相违。如伪经言:

[尔时大会闻说此已。咸欲听受。于大众中忽起光明过百千日。尔时实德菩萨问佛言。此是何光何等因缘。答言此欢喜光从心中心生。世尊当知此光不可量不可称。不可赞叹亦无印可。何以故为同诸佛无印可故。同诸如来无所得故一切诸相亦无见故。守慎诸根无舍离故。使诸魔怨不得便故。能遮魔王诸道路故。以是因缘名心中心。]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佛告阿难我此心中心。常于我前我未出世此心出世我未受生此心受生我未得定此心先定。如是定慧力是佛住处。是佛行处是佛定处。佛思惟处佛觉悟处。佛行道处佛决定处。阿难一切菩萨金刚诸天。下凡夫诸余神鬼夜叉罗刹。星宿诸天幻术魔王。如是等能行我心即得我通。若不行我此心法者。欲贪我通无有是处。]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诸法无我,“心中心”亦应无主,如何彼伪经中言“我此心中心”?

且此“心中心”具足种种生灭之行,先于佛“出世、受生、得定”,又能“放光”。名为无知,名为愚痴。何以故?

彼“心中心”具足生灭,生灭法所摄故;而一切法性毕竟空寂,无生无灭;诸佛法身,不来不去,究竟无生故。

彼伪经中所谓佛所得“心中心”名为谤佛,如经云:

佛言:“须菩提!彼非众生,非不众生。何以故?须菩提!众生、众生者,如来说非众生,是名众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无所得耶?”

“如是,如是!须菩提!我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乃至无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天竺三藏鸠摩罗什译

由此可知,“心中心”法及其咒语,系外道有所得法,非佛法也。

 

二,“诸佛亦不觉”邪见

 

如伪经言:

[我复以心召唤十方佛。十方同时来至我顶。应时我身边所有与我同类。唯我能知诸佛亦不觉。我复以眼视于十方。其时仙众惶怖无计。求哀顶礼依附于我。复重忏悔唯愿救护令我无畏。我即以佛心观之即得无畏。即于我所受佛心中心法便得神通。]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彼造伪经之人,心智下劣,迷醉于邪见稠林。不知诸佛真实功德,何以故?咒者依音声;印者,依色身;而一切诸法,包括六尘皆依如来圆觉妙心而得建立。如经云:

善男子。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犹如空花从空而有。幻花虽灭空性不坏。】《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大唐罽宾三藏佛陀多罗译

是故,彼伪经所谓“唯我能知诸佛亦不觉”者,名为无知,名为愚痴,名为与佛争者。

复次,诸佛知一切众生过去、未来、现在诸心,如经云:

佛言善现。乃至尔所诸世界中所有有情。彼诸有情各有种种。其心流注我悉能知。何以故。善现。心流注心流注者。如来说非流注。是故如来说名心流注心流注。所以者何。善现。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五百七十七*第九能断金刚分》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而彼咒者依音声;印者,依色身;观想,依意识心;而彼音声、色身、意识等皆众生自心流注境界,诸佛无一不悉知之。

是故,如上所谓:“应时我身边所有与我同类。唯我能知诸佛亦不觉”者,名为无知,名为邪见,名为愚痴,名为诽谤如来,名为诽谤如来智慧,名为诽谤如来十力,名为诽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三,如来依止持“心中心”法之人邪见

 

如伪经言:

[阿难汝更听我所说。若有众生能持此法。即如来心如来心藏此人守掌当知此人即如来眼。所有瞻脉与佛齐等。当知此人如是求。手掌上安置是人故。当知是人是如来顶。如来顶上安置此人故。当知是人是如来心。如来心藏付属是人故。善男子当知是人是如来依。]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造彼伪经之人,心智下劣,迷醉于邪见稠林。不知如来真实功德,造立邪见诽谤如来。如经云:

复次,佛子!如从水际,上至非想非非想天,其中所有大千国土,欲、色、无色众生之处,莫不皆依虚空而起、虚空而住。何以故?虚空普遍故;虽彼虚空,普容三界而无分别。

佛子!如来智慧亦复如是,若声闻智,若独觉智,若菩萨智,若有为行智,若无为行智,一切皆依如来智起、如来智住。何以故?如来智慧遍一切故;虽复普容无量智慧而无分别。佛子!是为如来心第六相,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知。】《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五十一*如来出现品第三十七之二》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

如上所谓:“当知是人是如来依”者,名为无知,名为邪见,名为愚痴,名为诽谤如来,名为诽谤如来智慧,名为诽谤如来十力;

 

复次,即不举佛经证彼虚伪,即彼经文亦自破败。何以故?既名“佛心中心法”,应知是从诸佛处听闻、受持“心中心”咒法。岂有学诸佛法,而诸如来复依止受持佛法者?!

故知造此伪经者,非痴即狂。

 

【辩驳】曰:释迦摩尼佛往昔,非由他佛处听闻、受持此“心中心”咒。如彼经言:

[何以故我昔凡夫时。往尼佉罗山见诸咒仙作种种法。我于彼时近得此咒。才经七日其诸咒仙。不识我身]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由此可知,此“心中心”咒者,是释迦摩尼佛所独有,其余诸佛皆应依止。

 

【驳斥】曰:痴人,诸佛所证法平等,皆究竟觉。如经云:

佛言:“大慧,如来应正等觉,依四平等秘密意故,于大众中作如是言:‘我于昔时作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

云何为四?所谓字平等、语平等、身平等、法平等。

云何字平等?谓我名佛,一切如来亦名为佛,佛名无别,是谓字等。

云何语平等?谓我作六十四种梵音声语,一切如来亦作此语,迦陵频伽梵音声性,不增不减,无有差别,是名语等。

云何身平等?谓我与诸佛,法身、色相及随形好等无差别,除为调伏种种众生现随类身,是谓身等。

云何法平等?谓我与诸佛皆同证得三十七种菩提分法,是谓法等。是故如来应正等觉,于大众中作如是说。

尔时,世尊重说颂言:“迦葉拘留孙,拘那含是我,依四平等故,为诸佛子说。”】《大乘入楞伽经*卷第四*无常品第三之一》

由此可知,诸佛佛法平等。同名无上正等正觉故。

 

复次,痴人,莫诽谤如来近彼外道“诸咒仙”学得此“心中心”法。何以故?如来究竟诸法本性,所谓空性。如何贪乐外道有漏咒语?言“我于彼时近(诸咒仙)得此咒”。

何况,彼外道咒语,不离身见,何以能“召唤十方佛。十方同时来至我顶”?岂有诸佛随顺外道法,随彼召唤即来之理?

若言此“心中心”咒非外道处得,则更增痴狂。岂有如来处听闻、受持“心中心”咒,而诸如来复依止受持己法者之理?

故知造此伪经者,非痴即狂。

是故,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名为无知,名为邪见,名为愚痴,名为诽谤如来,名为诽谤如来智慧,名为诽谤如来十力,名为诽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四,诸佛不知的“佛心中心”

 

如伪经言:

 [复有大通。其通光明现五种色。一一色中五百万亿那由他殑伽沙化佛。俱将眷属大菩萨众升空而来。所是眷属皆能论说佛心中心所有法要。即自明解。]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尔时大众闻佛所说。一一合掌持佛心中心。]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如上伪经中,处处宣说彼咒契名“佛心中心”。既是佛心中心,而诸佛岂能不知不解?!

如下文自相矛盾,言:

[若使我喻此契力。无喻可喻无比可比。乃至过去未来现在一切诸圣。无有能知此契力者。持之得通不知根际。我今虽说而有付属。亦不知根际。当知久远佛力。递相付属递相承受。递相印可递相授记。如上之事从自在心中语契出生。]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一切诸法皆依如来,岂有如来不知之法?!而彼伪经中,最初得此咒者,源自咒仙,故知,此系后人伪造,即违背三法印之一:一切法无我;

复次,诸佛究竟一切诸法涯底,故有十号曰:“三、正遍知,真正遍知一切法;七、无上士,至高无上之士;”。

如经云:【一刹那心觉一切法究竟无余是妙菩提。】《说无垢称经*菩萨品第四》

是故,言“过去未来现在一切诸圣。无有能知此契力者”名为诽谤如来,诽谤三世诸佛,亦复诽谤三世诸菩萨众。

是故,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名为无知,名为邪见,名为愚痴,名为诽谤如来,名为诽谤如来智慧,名为诽谤如来十力,名为诽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三法印出于《大智度论》:

“通达无碍”者,得佛法印故,通达无碍;如得王印,则无所留难。问曰:何等是佛法印?答曰:佛法印有三种:一者、一切有为法,念念生灭皆无常;二者、一切法无我;三者、寂灭涅槃。】《大智度论*释初品中八念义第三十六之余(卷二十二)》*圣者龙树造*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五,诸佛常来供养邪见;

 

如伪经言:

[如我此契纵持诸法多有犯触。但得此契不惧犯触亦无退散。一切诸圣上及诸佛。下至种种隐形种种幻化常来供养。]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然,诸佛如来究竟一切诸法本末,成就一切功德,圆满无尽大愿。具足十号;

【十号】佛有十种尊号,即

一、如来,乘如实之道来成正觉;

二、应供,应受人天的供养

三、正遍知,真正遍知一切法;

四、明行足,宿命明天眼明漏尽明等三明与圣行、梵行、天行、婴儿行、病行等五行悉皆具足;

五、善逝,自在好去入于涅槃。

六、世间解,能了解一切世间的事理;

七、无上士,至高无上之士;

八、调御丈夫,能调御修正道的大丈夫;

九、天人师,佛是一切天、人的导师;

十、佛世尊,佛是一切世人所共同尊重的人。FROM:【《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是一切人天所应供养,而彼伪经,却诳言诸佛“常来供养”名为无知,名为愚痴,名为背恩,名为不知报恩;何以故?

若言此“心中心”咒法是佛法者。岂有如来处听闻、受持“心中心”咒,而诸佛“常来供养”受持“心中心”咒者?

若言此“心中心”咒法,由外道处得者,无有是处。诸佛从初发心,即修学佛法,修学无生无灭之无为法,皆向内求。岂可诽谤世尊心外求法,贪乐有为有漏法焉?

颠倒本末故,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名为无知,名为邪见,名为愚痴,名为诽谤如来,名为诽谤如来智慧,名为诽谤如来十力,名为诽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六,持咒功德等同诸佛邪见;

 

如伪经言:

 [如我此契纵持诸法多有犯触。但得此契不惧犯触亦无退散。一切诸圣上及诸佛。下至种种隐形种种幻化常来供养。常持此契所有福力共诸佛等若修无上菩提之人。]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妄谓持“心中心”咒法者,“福力共诸佛等”,此名无知,此名愚痴,名为凡夫妄想境界。如佛经云:

【文殊师利。如是最后生身菩萨福聚。及彼十方尽虚空际。所有世界一切众生。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彼诸众生所有福聚。如是福聚挍计筹量。至于无量亿百千倍。成彼如来身一毛孔所有福聚

文殊师利。如是如来身诸毛孔。其数乃有九万九千。如是毛孔一一皆具如上所说无量福聚。】《大乘百福庄严相经•大唐天竺三藏地婆诃罗再译》

是故,“持咒功德等同诸佛”者,名邪见。何以故?

若言此“心中心”咒法是佛法者。岂有如来处听闻、受持“心中心”咒,而持咒者“福力共诸佛等”?

诸佛持咒福力共何人等?!

是故,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名为无知,名为邪见,名为愚痴,名为诽谤如来,名为诽谤如来智慧,名为诽谤如来十力,名为诽谤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七,法身无量邪见

 

如伪经言:

[佛告阿难。我此句偈如虚空花。以佛神力即便住虚空中成菩萨盖。其此盖下。

复有百亿殑伽沙那庾多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无边量化佛。

复有如是不可说量法身佛

复有不可说量报身佛。

一一眷属皆是菩萨唱导之首。复有不可说量菩萨。一一菩萨复有无量眷属。皆是人中唱导之师。皆是三地四地及八地等而共围绕。如是等佛及菩萨声闻缘觉四果圣人。一切诸天仙无量世界四天王。梵王帝释及阿修罗。及一切罗刹夜叉鬼神众。一切大威德者大神通者。大护念者大慈悲者大自在者。皆共围绕此盖。持心不退受佛中心法。]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诸佛子当知,诸凡夫辈,闻如来法身境界,依凭边见,起种种执着。建立“法身是一”邪见,建立“法身是多”邪见,自缠如茧。

如彼伪经中执取“复有如是(百亿殑伽沙那庾多不可说)不可说世界量法身佛”。名为愚痴,名为无知。何以故?

法身非量,离于量等缠缚。而彼世间法,不离于量,量所缠绕,生灭所缠绕。彼造伪经者,依凡夫身见,于法身非量境界无知,迷乱。

彼造伪经者,依凡夫身见,所立“法身”堕在数中,堕在色法。违背三法印之:寂灭涅槃。

何以故?彼等所谓“法身”,堕在色法,故能各个分别;堕在数中,故能数知量数;因此诳言“有如是百亿殑伽沙那庾多不可说不可说世界量法身佛”。

而彼法身无相,如何能以数量之?!如何能以数计之?!

诸佛子,本师释迦摩尼佛言,智者因譬喻而解深义。

譬如暗室中燃百千亿等灯烛,成大光明聚,此光明聚为一?为多?当知非一非多。众灯光明故非可测量,和合难分故,非数可计。诸佛众生法身亦复如是。

譬如川、江、河、溪众流汇集,故成大海,此大海水为一?为多?当知非一非多。众水集故非可测量,和合难分故,非数可计。诸佛众生法身亦复如是。

譬如百千亿等人合唱,故成大乐音声,此大乐音声为一?为多?当知非一非多。众音集故非可测量,和合难分故,非数可计。诸佛众生法身亦复如是。

譬如大风鼓扬,吹诸孔、窍、陵、林、楼宇故成大音声,此大音声为一?为多?当知非一非多。众声集故非可测量,和合难分故,非数可计。诸佛众生法身亦复如是。

譬如百千亿砂糖粒,拌入大釜中,用成汤料,此汤为一?为多?当知非一非多。众糖粒溶故非一,和合难分故,非数可计。

诸佛众生法身亦复如是,非一非多。一切众生、诸佛,法身体性一如故,非数可计。各个皆具如来法身故非可测量。

 

八,“汝若能测何名佛心中心”邪见

 

如伪经言:

 [佛告阿难。但自持之十方冥证非汝所测。汝若能测何名佛心中心耶。]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此名虚诳之言。何以故?彼伪经中,“法身”尚可量可数,彼“心中心”何以不能测度?!

如《楞严经》中,佛陀数数开示阿难尊者,一切众生,本具之妙明真心。后时尊者明了真心。而此伪经,故弄玄虚,谓“心中心”不可测度,与彼伪经所立“法身”义相违,名为愚痴。

如论云:

【问曰。如上地钝根不能知下地利根心。菩萨一佛心尚不应知。何况恒河沙等十方诸佛心。

答曰。以佛神力故令菩萨知。如经说。一切众生无知佛心者。若佛以神力令知。乃至蜫虫亦能知。以是故佛以神力故令菩萨知佛心

复次般若波罗蜜无碍相粗细深浅愚圣都无差别。诸佛心如菩萨心如一如无异。菩萨随是如故能知诸佛心。

复次希有难事不应知而知。以是故言欲得是者。当学般若波罗蜜。】《大智度论释初品中到彼岸义第五十(卷三十三) 》圣者龙树造*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故知,一切众生若学、若行般若波罗蜜者,皆可知佛心,即明了本具之妙明真心。而此伪经,故弄玄虚,谓“心中心”不可测度,与彼伪经所立“法身”义相违,名为愚痴。

 

九,“多有如来未悟心中心”邪见

 

如伪经言:

 [满足萨婆若,不及佛心际。我等广修愿,已经无量劫。

所有诸如来,未悟心中心。如来心中心,唯佛乃能了。

菩萨虽赞叹,不及一毛光。十方现化事,皆是心中心。]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彼伪经诳言“所有诸如来,未悟心中心”,是名无知,名为愚痴,名为诽谤。

彼造伪经者,不知何谓如来十力。【三、知诸禅解脱三昧智力,即能知各种禅定及解脱三昧等的智力;】如来十力之一。

如来具足十力,岂能不知“心中心”咒法?而彼伪经,诽谤言“所有诸如来,未悟心中心”。

复次。如经云:

佛言:“大慧,如来应正等觉,依四平等秘密意故,于大众中作如是言:‘我于昔时作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

云何为四?所谓字平等、语平等、身平等、法平等。……

云何法平等?谓我与诸佛皆同证得三十七种菩提分法,是谓法等。是故如来应正等觉,于大众中作如是说。】《大乘入楞伽经*卷第四*无常品第三之一》

由此可知,一切如来所证,皆悉平等,故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何此伪经,建立“所有诸如来,未悟心中心”之邪见?!

由上可知,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处处建立邪见,诽谤佛法,崇尚外道法。名为邪伪,名为愚痴。而彼“心中心”法门自大愚师以下,皆系推崇此等伪经,建立邪说,名为无知,名为愚痴,非是正法,一切佛子皆应舍弃。

 

十,“佛陀”的“禁闭室”

 

如伪经言:

 [诸善男子欲降伏魔怨外道。先结此契咒三七遍。举在心上。回身起立左转一币。其时大地震烈。其魔诸众陷入下方永不复出。纵有出者是佛慈愍。然始得出慎莫生瞋。]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诸佛永断贪嗔痴烦恼及业习,于诸众生从无私刑,而况拘之、禁之?!

一切众生自业自果故。如来视诸魔子、恶人,如罗睺罗,等无有异。而造伪经者,妄立邪说,令“其魔诸众陷入下方永不复出”邪见,名为诽谤如来,名为愚痴,名为与佛争者。

由上可知,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处处建立邪见,诽谤佛法,崇尚外道法。名为邪伪,名为愚痴。而彼“心中心”法门自大愚师以下,皆系推崇此等伪经,建立邪说,名为无知,名为愚痴,非是正法,一切佛子皆应舍弃。

 

十一,“诸佛”非欢喜

 

如伪经言:

 [持此咒者若生瞋者。十方浩沸非欢喜。时十方始安。诸善男子。当佛之首诸法之母诸契之王。十方诸佛从此而生。如诸佛世尊无有过者。]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诸佛永断贪嗔痴烦恼及业习,永断法执烦恼及业习,岂因持咒者喜怒而喜怒焉?!

何况,法界无增无减,诸佛无得无失,岂因如梦幻之众生,颠倒喜怒而喜怒焉?!如经云:

人本从空生,法界无增减。不违诸法本,方便度无极。】《菩萨璎珞经卷第七(一名现在报) *随行品第十九之余》姚秦凉州沙门竺佛念译

造伪经者,妄言“持此咒者若生瞋者。十方浩沸非欢喜”邪见,名为诽谤如来,名为愚痴,名为与佛争者。

 

彼伪经背弃三法印之“一切法无我;”。何以故?嗔恚性空故,诸佛岂能随众生,无明喜怒而喜怒焉?!

彼伪经背弃三法印之“寂灭涅槃;”。何以故?诸佛证得无住处涅槃,寂灭性空故,岂能随众生,无明喜怒而喜怒焉?!

由上可知,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处处建立邪见,诽谤佛法,崇尚外道法。名为邪伪,名为愚痴。而彼“心中心”法门自大愚师以下,皆系推崇此等伪经,建立邪说,名为无知,名为愚痴,非是正法,一切佛子皆应舍弃。

 

十二,没来由的“忧伤”

 

如伪经言:

[尔时如来即嘘长叹。普视众生都无差途。善哉众生当何所救。思惟已讫。]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尔时如来从三昧起告言。诸善男子善哉善哉众生没尽。汝悉知不。我今见诸众生不解我法不知我心。不到我际被魔所持。如何救得谁有方计护得。众生谁有方计摄得此毒。]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何谓“即嘘长叹”,如下:

嘘(xū)

 1. 慢慢地吐气,呵气:~寒问暧。

 2. 叹气:~唏(哭泣时抽噎)。仰天而~。

叹(tàn):因忧闷悲痛而呼出长气:~气。~息。悲~。~惋。长吁短~。

 

壹,不知如来十力

 

如上伪经捏造如来悲叹,名为愚痴,名为无知,名为臆测诸佛境界。诸佛具足十力:

【十力】

指如来所具有的十种力用。

一、知觉处非处智力,即能知一切事物的道理和非道理的智力;

二、知三世业报智力,即能知一切众生三世因果业报的智力;

三、知诸禅解脱三昧智力,即能知各种禅定及解脱三昧等的智力;

四、知诸根胜劣智力,即能知众生根性的胜劣与得果大小的智力;

五、知种种解智力,即能普知众生种种境界不同的智力;

六、知种种界智力,即能普知众生种种境界不同的智力;

七、知一切至所道智力,即能知一切众生行道因果的智力;

八、知天眼无碍智力,即能以天眼见众生生死及善恶业缘而无障碍的智力;

九、知宿命无漏智力,即知众生宿命及知无漏涅槃的智力;

十、知永断习气智力,即于一切妄惑余气,永断不生,能如实知之的智力。FROM:【《佛学常见辞汇》陈义孝编】

一切诸佛现八相成道,出世说法,皆知降生国土可度众生数,如本师释迦摩尼佛,最后得度弟子须跋陀罗。如经云:

尔时世尊以净天耳。闻须跋陀罗请阿难声。又观其根。是可度时。即以梵音告阿难言。汝莫于我最后弟子独作留碍。听须跋陀罗前来。我欲见之。】《大般涅槃经*卷下》东晋平阳沙门释法显译

一切尽在掌握,是故如来岂有嘘叹之态?!

 

贰,不知法界无增减

 

一切诸佛知一切众生可度不可度,知一切众生得度因缘,且法界无增减,岂会因度化众生而作凡夫嘘、叹之态?如经云:

复次,佛子!譬如法界常出一切声闻、独觉、菩萨解脱,而法界无增减如来智慧亦复如是,恒出一切世间、出世间种种智慧,而如来智无增减】《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五十一*如来出现品第三十七之二》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

其余众生皆有种种得度因缘,而佛悉见悉知。如经云: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诸佛经历三大阿僧祇劫,救度众生亦非一朝一夕,一生一世,是故如来岂有嘘叹之态?!

 

叁,不知般若波罗蜜

 

如经云:【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是故当知,一切众生烦恼不可得,一切众生不可得,涅槃界无增无减,是故,诸佛及通达般若波罗蜜菩萨,悉皆无此凡夫忧愁境界。

复次,诸佛历阿僧祇劫,修习般若波罗蜜,证知诸法无生无灭,是故如来岂有嘘叹之态?!

而彼伪经所谓“如来”堕在凡夫境界,现愁忧态,名为无知,名为愚痴。

由上可知,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处处建立邪见,诽谤佛法,崇尚外道法。名为邪伪,名为愚痴。而彼“心中心”法门自大愚师以下,皆系推崇此等伪经,建立邪说,名为无知,名为愚痴,非是正法,一切佛子皆应舍弃。

 

十三,和合同佛心

 

如伪经言:

 [若有善男子等。欲持佛菩萨金刚心法者。依从此契应念即得不动智遍十方界。是圣非圣是魔非魔。及诸天仙四果圣等诸大鬼神等。同时即将本心共同契合。世间所有事业。世辨非世辨。从此即和合同佛心。]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此义背弃三法印之“寂灭涅槃;”。何以故?诸佛以空为心,诸佛以实相为心,诸佛以涅槃为心,诸佛以法身为心,而如来无增无减,如来智无增无减。如经云:

复次,佛子!譬如法界常出一切声闻、独觉、菩萨解脱,而法界无增减如来智慧亦复如是,恒出一切世间、出世间种种智慧,而如来智无增减】《大方广佛华严经*卷第五十一*如来出现品第三十七之二》于阗国三藏实叉难陀奉 制译

如何而立“和合(诸天仙四果圣等诸大鬼神等。同时即将本心)同佛心”邪见?且阿罗汉所证无为法,岂与有为、幻灭之心和合?

犹如愚人,欲将水泡和合虚空;欲持淤泥和合虹霓,名为无知,名为愚痴。

由上可知,彼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处处建立邪见,诽谤佛法,名为邪伪,名为愚痴,非是正法。一切佛子皆应舍弃。

 

十四,“心中心”具“有十二种心”事

 

如伪经言:

 [佛告阿难。我与汝说心中心相貌。不离一切众生。有十二种心。是佛心中心事。何者是耶。

一者自身相苦而不辞苦。自心处苦而见一切众生受非苦时念念称说。大悲愍生决定心。自身不见苦于法无所得。能见众生苦救护以命。彻到得出离者是名第一心。

二者观一切苦。如现前想而不动转。观一切苦作不定想。自身有苦如入三昧想。有诸恼乱来相及者。作入四禅想。一切怨家来作父母想。欲救诸苦观此苦人。如孝顺子向父母想。是名第二心。

三者将自心事同他心行。将他心事同自心行。乃至一切身分与己身分等。一切所欲与己所欲等。一切邪心与正相等。世间一切法宝重如己命等。世间三光如己眼光等。乃至所有食饮妙药差身病等。是名第三心。

四者于佛念处作成佛想。……

五者能于诸佛一一言句辨论。……

六者于六度中摄诸心。……

七者于七菩提分我常勤求。……

八者于八圣道中常无厌足。……

九者不欺众不嫌法。……

十者须存十信具足。一者知佛常住在世有大神通。二者信法深远具大方便力有决定力。三者信佛慈愍广施法要拔济众苦。五者知佛于五垢中常现慈光。六者信佛于六贼中如父母。七者信佛于七孔常出佛音。八者信佛于六十二见无爱憎想。九者信佛于五浊世常度众生。说无碍心无有边际。十者信佛菩萨及诸金刚常现神力。能化众生一一成佛。若如是者名第十心。

第十一心者。于诸法中一切言论义辨慎勿自赞。不赞己善不近豪贵不舍众善。……

第十二心者深观自身若有少慢自当加持。……]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由上可知,此“心中心”具足如是心相,可先于佛“出世、受生、得定”,又能“放光”。其乃另外一有情众生,非是众生妙明真心,亦非诸佛法身,何以故?众生妙明真心,诸佛法身不具如是十二种生灭心相,复不具足先于诸佛“出世、受生、得定”之生灭法。

是故,此“心中心”,乃荒唐邪见,生灭境界缠缚,凡夫颠倒妄想所有。如经云:

【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何以故?如来说诸心,皆为非心,是名为心。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由上所举各种论据、论点可证知,此《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是伪经,后人为传邪密伪造之经。

 

驳斥申辩品第三

 

 

谢安朔申辩;

 

一,有为无为皆不可得

 

【申辩】

[普德海幢,汝所谤言《佛心经》为伪者,此见恶极,今当析之,汝今谛听!普德海幢,汝当速速忏悔!速速忏悔!速速忏悔!

汝妄言“因佛心空、不可得、无所有、无自性,故而佛心系无为法。普德海幢!此是恶见!何为有为?何为无为?无为相待有为而说耶?若相待“有为”建立“无为”,此“无为者”同于生灭。若相待“有为”建立“无为”,此无为者梦幻泡影。普德海幢,有为之法尚不可得,所建立之“无为者”,龟毛兔角耳!普德海幢,佛说有为,非有为,缘起幻现耳,说“名”有为。佛说无为,非无为,离一切有为生灭分别妄想,说“名”无为。岂有有为无为法相而相待建立耶?故知汝所言有为无为者,汝自妄想分别计著耳!普德海幢,来听经曰:若见有为法,与无为法异,是人终不得,脱于有为法。若知二性同,必为人中尊! ]应答普德海幢<佛心经>诸议

【驳斥】

谢安朔,汝自于“无为”义起于迷乱。如山人言“因佛心空、不可得、无所有、无自性,故而佛心系无为法”,即“无为”不可得义;

而谢安朔言“有为之法尚不可得,所建立之‘无为者’,龟毛兔角耳”,乃是立“无为”是断灭义;

谢安朔,“不可得”非是无义,如虹霓不可得,而虚空毕竟无生灭。一切诸法依无为法建立,如彼像依于镜,像虽起灭不定,而镜毕竟无生灭。一切诸法生灭更迭,而无为法性,毕竟无生灭,无自性。如经云:

佛言善现。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佛及弟子一切贤圣。皆以无为为第一义。然无为法不与诸法为益为损。善现。譬如虚空真如。不与诸法为益为损。菩萨摩诃萨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复如是。不与诸法为益为损。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三百六十三*初分多问不二品第六十一之十三》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复次,谢安朔言“离一切有为生灭分别妄想,说“名”无为。”,即在说明有无、无为之差异,即【若见有为法,与无为法异,是人终不得,脱于有为法。】《诸法无行经卷下》姚秦龟兹三藏鸠摩罗什译

谢安朔当知,有法如无自性,不可得;而你却执取有为法可得,因此要离开“离一切有为生灭分别妄想”。观有为法“空、不可得、无所有、无自性”,才是“有为即无为,为不异有为”义。

而伪《佛心经》,处处建立、取着、推崇,有为生灭之“心中心”,认为“心中心”是可得法,名为愚痴,名为无知,谢安朔,今尚不知山人论义所归,自陈邪见,名为无知,名为愚痴。

 

二,绚烂的花火

 

【申辩】:

 [普德海幢,汝见《佛心经》云:此欢喜光,从心中心生。遂依此“生”字字相,望文生义,谤言经中所言心中心者,乃是有为,乃有生灭,故是外道。普德海幢,如汝谬见,有生则有作,有作则有得。焉何经文再说“世尊,当知此光不可量不可称。不可赞叹亦无印可。何以故?为同诸佛无印可故。同诸如来无所得故。一切诸相亦无见故。守慎诸根无舍离故。使诸魔怨不得便故。能遮魔王诸道路故。以是因缘“名”心中心。”

普德海幢,此中所言无所得、无印可、无所见者,具足生灭否?]应答普德海幢<佛心经>诸议

 

【驳斥】

伪经言:[尔时大会闻说此已。咸欲听受。于大众中忽起光明过百千日。尔时实德菩萨问佛言。此是何光何等因缘。答言此欢喜光从心中心生。世尊当知此光不可量不可称。不可赞叹亦无印可。何以故为同诸佛无印可故。同诸如来无所得故一切诸相亦无见故。守慎诸根无舍离故。使诸魔怨不得便故。能遮魔王诸道路故。以是因缘名心中心。]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有上伪经可知,彼所谓“欢喜光从心中心生”者,本无今有,且大众皆可目睹,色法所摄,因“心中心”之缘而生;

而法身光明非因缘生,无生无灭,非色法,非非色法。是故,后文妄赞之“此光不可量不可称。不可赞叹亦无印可”,名为无知,名为愚痴,自破其义。何以故?

大众皆可目睹故,且称量、赞叹之文昭昭——“光明过百千日”故。

而伪《佛心经》,处处建立、取着、推崇,具足有为生灭之“心中心”,认为“心中心”是可得法,名为愚痴,名为无知,谢安朔,今尚不知伪经义理所归,自陈邪见,名为无知,名为愚痴。

 

三,认为梦有实生处

 

【申辩】:

 [普德海幢,汝即援引《圆觉经》云: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试问普德,此中所言“生”者,当作何解?亦是外道生灭法否?经云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如汝之见,此中所言“生”者,亦是外道生灭法否?]应答普德海幢<佛心经>诸议

【驳斥】

《圆觉经》云:【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

何谓“幻化”?

【幻化】

 (譬喻)幻与化。即空法十喻之二。幻者幻人之所作。化者佛菩萨通力之变化。智度论六曰:“经云:解了诸法,如幻,(中略)如化。”【又】(术语)幻即化,谓幻人之化作也。演密钞四曰:“幻者化也,无而忽有之谓也。”FROM:【《佛学大辞典》【丁福保编】】

幻化者,不实故名为幻现、幻化。既无真实,有何“生”?“灭”?诸佛随顺世俗谛,故言“生”,非实有生;

如海市蜃楼,体性幻化不实,不可言虚空生彼市、彼楼,毕竟不可得,无实生处;

如影院放映恐怖片,实无鬼事,而诸众生恐怖尖叫,汗毛竖立,彼“鬼事”毕竟不可得,无实生处;

如众生梦,实无梦中山河身心,而诸众生于彼梦中,愁忧欢喜,梦中事,毕竟不可得,无实生处;

 

复次,如伪经言:

[我复以心召唤十方佛。十方同时来至我顶。应时我身边所有与我同类。唯我能知诸佛亦不觉。我复以眼视于十方。其时仙众惶怖无计。求哀顶礼依附于我。复重忏悔唯愿救护令我无畏。我即以佛心观之即得无畏。即于我所受佛心中心法便得神通。]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经云【自性能生万法】,是故,伪经言“唯我能知诸佛亦不觉”者,名为无知,名为愚痴,不知诸佛境界,不知“如来圆觉妙心”境界。

 

四,断章而取义

 

【申辩】:

 [普德海幢,读经当以虔敬,焉能断章而取义?汝当真不见《佛心经》云:此心非诸心,此心即是佛。若行此心事,无不离世间。汝不知经中所言“心中心”者,乃是诸佛妙觉明心。于此佛心,含藏万法。于此佛心,放大光明。于此佛心,化现三世诸佛。而此心中心者,不在他方,正在汝心。汝今谤此佛心中心为生灭外道,是汝自断慧命,自绝圣道矣!汝,实实诚可怜悯者。]应答普德海幢<佛心经>诸议

 

【驳斥】

谢安朔,你说山人“断章而取义”,这是要举证、论证说明的,没有证据和论证,只能说你在诽谤。

且,谢安朔,看完全部伪经文了吗?你推崇说“心中心”是“诸佛妙觉明心”就更加愚痴了。如山人原文:【诸法无我,“心中心”亦应无主,如何彼伪经中言“我此心中心”?

且此“心中心”具足种种生灭之行,先于佛“出世、受生、得定”,又能“放光”。名为无知,名为愚痴。何以故?】《破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邪见论》

谢安朔,看看,伪经原文,如何描述你所谓的“妙觉明心”——“心中心”的:[我此心中心。常于我前我未出世此心出世我未受生此心受生我未得定此心先定]伪《佛心中心印品中*卷下(法别)》

谢安朔,你所谓的“妙觉明心”——“心中心”先于佛得定?!

谢安朔,你所谓的“妙觉明心”——“心中心”先于佛出世?!

谢安朔,你所谓的“妙觉明心”——“心中心”先于佛受生?!

既然“妙觉明心”——“心中心”这么能干,自己去度众生好了,还有“诸佛”什么事?!

谢安朔,今尚不知伪经义理所归,一味推崇邪见,名为无知,名为愚痴。

 

五,自相矛盾

 

【申辩】:

 [来听仁者语:法由分别生,亦由分别灭,离者,分别心;心离分别,则心空,心空则相空,空不异空,是故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中无色,故无生不动;无生即无灭,过去即未来,不动为随顺,无挂为清净。因幻性本空,非有可离之幻,于幻境无取,梦萦无舍,清净圆觉。]伪《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驳斥】

谢安朔,既然“心离分别,则心空”,那你还在这里分别什么呢?

谢安朔,既然“心离分别,则心空”,那你不应该分别山人所做为非;

谢安朔,既然“心离分别,则心空”,那你不应该分别伪经不伪;

显然,谢安朔,陈述的义理,都是心灵鸡汤,混混沌沌一大锅,即不见鸡,也不见心,名为无知,名为愚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