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那喇嘛品第三

 

问曰:若“心中心”法依据伪经,外道法所摄,何故近世之诺那活佛,推心中心法,叹为无上密乘,推崇再三焉?

 

答曰:痴人,汝崇彼“诺那”为“活佛”,山人这里彼唯“诺那喇嘛”而已。

复次,佛陀梵行具足。如佛陀十号之四:明行足,宿命明天眼明漏尽明等三明与圣行、梵行、天行、婴儿行、病行等五行悉皆具足;

是故,佛教以梵行为核心,而喇嘛教以邪淫为核心。大众怀疑者,观彼喇嘛教,双身淫邪“佛菩萨、金刚”造像即知。

佛教以无为法成佛,喇嘛教以男、女有为交媾,吸彼精气而冀成“佛”。

喇嘛教种种邪见不可尽说,山人已在《藏密外道论》中广说,此不赘述。今此处唯破诺那喇嘛邪见。

 

一,“四皈依”邪见

 

诺那喇嘛邪见:

[问:四皈依咒是何意义?敬乞解释。

答:简单解释,就是皈依喇嘛、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四宝之意。]《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诺那呼图克图

 

四皈依者,非佛所制,不得根本三皈依体,诳论佛法戒定慧哉?!

是故,喇嘛邪众,具非佛子,名为外道邪众。而喇嘛教皆依四皈依,是故,喇嘛教非佛教,名为外道。

如《藏密外道论*卷二*四皈依 问难六》中云:

【三皈依者,始是佛所教,二皈依、四皈依等皆非佛教,是外道法。如《大方便佛报恩经•优波离品第八》优波离

问曰:‘佛若以法为师者,于三宝中何不以法为初?’(佛)答曰:‘法虽是佛师,而法非佛不弘,所谓道由人弘,是故佛在初。’”

“尔时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若受三皈戒时,先称法宝后称佛者成三皈不?’

(佛)答曰:‘无所晓知说不次第者,自不得罪,得成三皈。若有所解,故倒说者,得罪亦不成三归。’”

“(优波离)问曰:‘若称佛及法不称僧者成三皈不?若称法僧不称佛者成三皈不?若称佛僧不称法宝成三皈不?’

(佛)答曰:‘不成三皈。’】】

由此可知,彼诺那喇嘛名为外道,非佛陀弟子,彼颠倒三皈依之顺序,尚不成就三皈依,何况受授四皈依?!

 

二,男佛女佛邪见

 

诺那喇嘛邪见:

[问:绿度母之坐势,一腿盘坐,一腿伸直,不知是何坐法?

答:此为半截金刚坐,一般女佛菩萨,是盘左腿伸右腿,男佛菩萨是盘右腿伸左腿,但亦有特别不在此例者。]《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诺那呼图克图

[每月夏历二十五日,为一切女佛菩萨金刚佛母普度众生之纪念日,女人于此日任何物品,皆可为供,功德最大。又此三日及平时,不论男女供养功德都很大。]《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诺那呼图克图

诺那喇嘛愚痴所覆,继承喇嘛淫邪教之“男佛、女佛”邪见,处处宣说,不觉荒谬。如是邪说、邪见,佛陀早于《楞严经》中破斥:

【其人实不觉知魔着。亦言自得无上涅槃。来彼求合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其形及彼听法之人。外无迁变。令其听者未闻法前。心自开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或有他心。或见地狱。或知人间好恶诸事。或口说偈。或自诵经。各各欢喜。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为菩萨。绵爱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

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 男佛女佛。菩萨亦然。其人见故。洗涤本心。易入邪悟。此名魅鬼。年老成魔。恼乱是人。】《楞严经》

 

【问】曰:如诺那呼图克图于《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中有问:

问:密宗有金刚佛母相互拥抱之法,一般人甚为怀疑,不知此种双身法是何功德?

答:信不信各有因缘。释迦佛在世时,亦被人毁谤,何况后人。双身法是无上密宗大法。金刚是表示非有,佛母是表示非空,就是非有非空成佛之大法。”,此答必解尔诸问难也。

 

【答】曰:痴人,诸佛菩萨断尽淫欲及习气,岂能为行邪淫,故现男女“佛菩萨”身之理?!

彼喇嘛遮掩道:男佛女佛为表法故,此名无知,堕二边知见。何以故?一切法体性空寂,如何偏著男、女色身?!如何于不二法中,立于男、女色身二法边见?!

复次,有无二法不可得,故名空;有无皆以空为自性;有无之法皆依于空,得以建立,是故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而喇嘛无知故,于一如相中,妄分“男、女”,堕凡夫淫欲法境界。

且,彼喇嘛荒唐言论中,认“空是“无”;执“空”与“有”对立;执“空”与“无”对立;所立“非有非空”,实为色法有、无妄想境界,堕在边见境界而不自知,随凡夫心,立邪淫法,冀以成“佛”,名为无知,名为愚痴,非是佛法。

复次,佛陀早已在两千多年前告诫出家众,尚不得作男女交合双身像,何况建立邪淫交媾成“佛”邪见焉?!如经云:

有五种施无福:施女人、施戏具、施画男女合像、施酒、施非法语,是名五无福施。】《十诵律》卷50(CBETA、T23、no. 1435、p. 363、b22-24)

【略释】:佛说有五种布施是没有福报可言的。一、布施女人供人淫欲、买春或修「双身法」之用。二、布施游戏嬉戏之器具。三、布施男女交合的画像或雕像。四、布施酒。五、布施教人偷骗抢拐、淫人妻女、双修成佛之的言语文字等。

佛听我画柱塔上者善?佛言:除男女合像。余者听作。】《十诵律》卷48(CBETA、T23、no. 1435、p. 352、a3-6)

【略释】:佛陀允许我在寺庙里的柱子上作画好吗?佛说:除了不允许画男女交合之像,其余画什么都允许。

房舍法中。不得作男女合像。】《四分律行事钞简正记》卷16 (CBETA、X43、no. 737、p. 429、c2 // Z 1:68、p. 484、b8 // R68、p. 967、b8)【略释】:出家人居住的房舍里,不得有制作男女交合的画像及雕像。

由此可知,彼诺那喇嘛,建立“男佛、女佛”邪见,是魔所使,背弃佛陀清净戒律,背弃佛陀清净教诲,非佛陀弟子,实为外道,名为无知,名为愚痴,名为与佛相争者。

 

三,屎尿供佛邪见

 

诺那喇嘛邪见:

[从前西藏有两弟兄,兄则富有学显教,弟则贫穷学密宗,将到过年时,其兄罗列无数珍宝供佛,且诩于人曰:“今年供品之珍,多莫我若矣。”

弟则一无所备,临到除夕,乃将尿粪等物供佛。并祝告曰:“诸佛是无差别心者,我因贫无力办供,只得以此表敬心。”诸佛菩萨均在空中,同声赞叹为佛子,其兄闻之,始知弟已成佛。乃大发惭愧心。]《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诺那呼图克图

此等荒唐“传说”,名为愚痴无知。供佛者,皆自所珍。自污秽所出,自所摒弃者,而供佛者,名为恶心、恶行向佛,造三恶道业,名为亵渎圣贤。况且以屎尿污秽之物供佛?!彼自称“活佛”何不食自屎尿?!

 

如佛教《杂阿含经卷第十九》中云: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乃至尊者大目揵连言:“我于路中见一众生,举体粪秽,以涂其身,亦食粪秽,乘虚而行,臭秽苦恼,啼哭号呼”,……

佛告诸比丘:“此众生者,过去世时,于此波罗奈城为自在王师婆罗门,以憎嫉心,请迦葉佛声闻僧,以粪著饭下,试恼众僧,缘斯罪故,已地狱中受无量苦;地狱余罪,今得此身,续受斯苦。诸比丘,如大目揵连所见,真实不异,当受持之!”

由此可知,彼诺那喇嘛所言“尿粪等物供佛”,名为无知,名为愚痴,名为与佛相争者,荒唐邪见,唯喇嘛教独有。

 

四,素食亦伤物命邪见

 

诺那喇嘛邪见:

[密宗供酒,当为显教所讥笑。盖显教只知酒为乱性之物,不知为供养诸佛金刚之大甘露。

至于食肉,则口中虽食肉,心常清净者也。若说吃有罪,请问吃素者能不吃饭喝水?既须吃饭喝水,则一米之来,即劳人畜之力,又耕死寄生在田地中无量众生生命,即一水之中,亦不知含有多少小细微众生,并须经过众生许多劳力方能到口,我不劳而获,安享其成,岂非罪之大者?]《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诺那呼图克图

酒戒佛陀所制,彼等喇嘛即自称佛教出家人,而饮酒、食肉。名为违制,名为犯戒,岂容狡辩?!何况辩解不依佛陀戒律、经文?

复次,彼等喇嘛于女人体尚能观空,何以不能观酒空寂,弃舍贪酒之心而舍弃之?!必是虚诳言论,难舍酒肉之贪爱故。彼等喇嘛邪众之修为,尚不及世俗戒酒素食之人,何况能及具足三皈依受持五戒之佛教居士?!

山人于《破斥<我为什么抛弃了佛教>卷一*六,种地杀生》之文,可以破斥彼诺那喇嘛邪见:

【“张隐逸/李万川”犯了一个根本错误“僧侣们吃粮食,却让农民冒着下地狱的恶果去为他们生产粮食”,并不是僧侣让农民去种地,是农民自己为了财货,为了交税才去种地的。

并且农民种地杀害众生,并非以嗔心杀害众生,恶报却不严重。倒是诽谤佛法、诽谤佛教的恶报很严重。

农夫供养出家僧人,都将获得殊胜的福报。怎么会因为无心杀害众生而“下地狱”呢?如无贫尊者(即阿冕楼驮,释迦牟尼佛的二十一位大声闻弟子之一,又叫阿那律)

在无量劫以前,他曾经供养过一位辟支佛,可是当他供养时,他并不知道彼是一位辟支佛。那位辟支佛的愿力是七天才下一次山,化七家门户的缘,如果在这七家无人供养,他也就不再化缘,而回山去。本来七天以前,他已化不到饮食,而这次也是如此,于是这位辟支佛又要托着空钵回山去。那时候正好闹灾荒,家家户户的生活都发生问题,那还有余粮布施给出家人呢?阿冕楼驮在当时是个穷农夫,每天耕田以劳力来换取生活的安定,而他所吃的米饭乃是最不值钱的粗米。这天中午,他看见老比丘没有化到缘,于是生出同情心说:‘你出家修道的人遇到饥荒年,都没有饭吃,太可怜了。你嫌不嫌这袋粗米饭?若你不嫌弃的话,我供养你。’

辟支佛说:‘你肯布施给我真好,我乐意接受你这供养,但你自己吃什么呢?’阿冕楼驮说:‘我今天不吃不要紧的。’于是辟支佛就把这袋米饭吃下。吃完后,辟支佛就显神通,现十八变,说道:‘我受了你的供养,你以后生生世世再也不会贫穷。’老比丘为他回向后,阿冕楼驮仍继续耕田,不一会儿从田里跑出一只兔子来。兔子奇怪极了!直绕着他蹦跳嬉戏,等一下就一跳,跳到他肩膀上不下来。阿冕楼驮想摆脱它也没有办法,故即赶回家,叫他妻子把兔子拿下来,一拿下来,活兔子早已变成一只光耀闪闪的黄金兔,于是他就把金兔的前脚剁下,拿去卖换钱,虽然金兔子的前脚被剁下来,但等一下又回复完整如初。所以从此以后,阿冕楼驮不但在此生成为一个富翁,乃至于九十一劫他都富贵荣华,这是阿冕楼驮供养辟支佛,而得到不贫的果报。

如上可知,诺那喇嘛为肉食狡辩,立“素食亦伤害生命”邪见,名为无知,名为愚痴。

 

五,杂交化身邪见

 

诺那喇嘛邪见:

 [问:莲花生大士,为何佛菩萨之应化身?

答:莲花生大士,是合阿弥陀佛之身,千手观音之口,释迦佛及一切佛之心而成,为诸佛菩萨身口意之三密金刚应化身,释迦佛早有悬记。又阿弥陀佛是法身佛,观音菩萨是报身佛,莲花生大士是应化身佛,功德并无差别;如照密宗供养,中间供阿弥陀佛,上手供观音菩萨,下手供莲花生大士,则谓法报应三身并列,功德甚大。]《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诺那呼图克图

《藏密外道论*卷五*第七章,私生子莲花生大传》中广破斥之,此不赘述。略举论义如下:

叁,邪淫喇嘛教中“佛、菩萨化身”杀人、邪淫;

肆,人物蜡像(化身)而有烦恼;

陆,“杂交化身”莲花生盗尸粮;

柒,“杂交化身”莲花生食用人尸;

玖,“杂交化身”莲花生劫盗女人;

由上可知,彼“莲花生”非佛教弟子,实为崇尚采阴补阳之邪行外道,言行皆悉背弃佛教戒律,背弃梵行,背弃三皈依法故。

 

诺那喇嘛邪见:

 [问:鸠摩罗什法师,是何佛菩萨之化身?

答:鸠摩罗什法师是阿弥陀佛之心,金刚萨埵之身,文殊菩萨之口,以及诸菩萨之身口意,和合而成之应化身。]《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诺那呼图克图

如山人《破斥谢安朔邪见*卷十二*谢安朔2015年邪见品之二》中云:

“杂交化身”实非佛法,与佛法相违。乃虚荣小人,欲无以复加的推崇某喇嘛的地位,而伪造之邪见:谓“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和释迦牟尼佛的身、口、意、三密之应化身莲花生大士”。

人人皆具独立之人格,诸佛菩萨各有神通波罗蜜,成就无边应化度身事业,何须分自身身、口、意、而“杂交化身”?!不过是无知小人,欲图虚名,立众多“佛菩萨”合集之“杂交化身”,为殊胜彼独一佛菩萨化身故。此名无知。何以故?

若实如喇嘛教妄言:“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和释迦牟尼佛的身、口、意、三密之应化身莲花生”,则有大过:

若“阿弥陀”之身与莲花生,则“阿弥陀”之口、意则皆失,名失命根,故知“杂交化身”乃无知邪见;

若“观音”之意与莲花生,则“观音”之身则失心意之能,如彼痴人,故知“杂交化身”乃无知邪见;

若“释迦牟尼”之口与莲花生,则“释迦牟尼”之身则失言语之能,如彼喑哑之辈,故知“杂交化身”乃无知邪见;

 

有人辩曰:诸佛菩萨具足无量神通,可以出生无量身、口、意,是故“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和释迦牟尼佛的身、口、意、三密之应化身”实无过谬。

驳斥:痴人,若佛菩萨化身,皆独立之个体,具足身、口、意,岂有菩萨化出单独之身?化出单独之口?化出单独之“意”?

且“口”依附于“身”,“意”依赖于意根(大脑),不可言“意”可独立而存,若“意”可独立而存,则“意”同于龟毛兔角,是故,佛菩萨化现独立之身、化现独立之口、化现独立之意而后和合为一化身,名为邪见,名为愚痴,悖于常理。

 

复有人辩曰:诸佛菩萨具足无量神通,即于化身之时和合身、口、意成一化身,是故“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和释迦牟尼佛的身、口、意、三密之应化身”实无过谬。

驳斥:痴人,一切诸佛所谓字平等、语平等、身平等、法平等;

如《大乘入楞伽经•卷第四•无常品第三之一》云:

【佛言。大慧。如来应正等觉。依四平等秘密意故。于大众中作如是言。我于昔时作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叶佛。云何为四。所谓字平等、语平等、身平等、法平等。

云何字平等。谓我名佛。一切如来亦名为佛。佛名无别是谓字等。

云何语平等。谓我作六十四种梵音声语。一切如来亦作此语。迦陵频伽梵音声性。不增不减无有差别。是名语等。

云何身平等。谓我与诸佛。法身色相及随形好等无差别。除为调伏种种众生现随类身。是谓身等。

云何法平等。谓我与诸佛皆同证得三十七种菩提分法。是谓法等。是故如来应正等觉。于大众中作如是说。尔时世尊重说颂言。

迦叶拘留孙,拘那含是我。依四平等故,为诸佛子说。】《大乘入楞伽经•卷第四•无常品第三之一》大周于阗国三藏法师实叉难陀奉 敕译

痴人当知,一切诸佛字平等、语平等、身平等、法平等;何需于化身之时,和合他佛之身、口、意成一化身?!

再者,诸佛身平等,可化如众生量之化身,此非难事,无需和合他佛身、口、意成一化身,而为众生说法;

诸佛法平等,化身复可化现无量身,是故无需和合他佛身、口、意成一化身,而为众生说法;

诸佛语平等,化身复可化现无量身,是故无需和合他佛身、口、意成一化身,而为众生说法;

由此可知,喇嘛教之所谓“阿弥陀、观音和释迦牟尼的身、口、意、三密之应化身莲花生大士”实为凡夫邪见,所谓抬得越高,摔的越重;

喇嘛教之所谓“阿弥陀、观音和释迦牟尼的身、口、意、三密之应化身莲花生大士”实为凡夫杜撰之“圣境界”,所谓牛皮吹到爆;

喇嘛教之所谓“阿弥陀、观音和释迦牟尼的身、口、意、三密之应化身莲花生大士”实为凡夫扯淡之“圣境界”,所谓侃大山之邪见;】

由上可知,诺那喇嘛之“杂交化身”邪见源自喇嘛教,名为外道,名为无知,名为愚痴,与佛相争,名为趣地狱者。

如愚人贪爱罂粟花,多植罂粟在己田园,终致牢狱囚禁之苦。彼心中心一干邪师等亦复如是,妄自攀援诺那喇嘛,证明己法,唯能证明,心中心法实为外道法,随彼喇嘛邪众,堕于愚痴、邪见深坑。

 

“心中心”法邪见品第四

 

一,谤佛经典,自绝依据

 

如心中心密法,诸外道谤言:

 [在未开眼以前读经,每被经误,佛灭后未百年,经文已有谬误。时阿难已老,见童子误读经文,为彼正误,童子不听,当时尚如是,况今日乎,况死执考据者乎。故重文而不重义,势必无一经可读,即如心经二百六十字,无得与得,不了其义者,执为冲突。末世佛法之灭,必始于考据而多诤,使后人无从着手,余可断言也。功德翻为罪人,可哀也矣。]《王骧陆居士全集*乙亥讲演录*八、略说各宗修法*修心中心法门*十一、对于读经论时之印证》

 

若依心中心外道之义,其所推崇,依据之《伪*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即是“谬误”之文,自坏论据故,彼心中心法无所依据,论点即破,名为邪见邪说。

心中心外道,言说背弃佛教法藏,自坏论据故,彼心中心法无所依据,名为戏论。

心中心外道,自坏论据故,法无依据,名为外道邪论。

心中心外道,依伪经故,名为魔论,不名佛法。

 

复次,如上外道心中心密法诽谤声闻、菩萨二藏。妄谓“佛灭后未百年,经文已有谬误”,更举阿难闻童子诵邪偈事为依据,名为无知,名为愚痴,名为诽谤佛法藏,名为坏灭佛法。

 

壹,诸圣证验结集法藏,不容置疑

 

如《佛祖统纪》云:

佛灭度后。大迦叶结集法藏选千阿罗汉。令阿难升师子座宣说诸经。迦叶垂入灭时。以最胜法付嘱阿难。而作是言。往古定光佛为沙门时。畜一沙弥常令诵经。若经少阙即便诃责。时沙弥为师乞食。若少稽留经不充课。极为其师之所诃骂。沙弥愁恼且行且诵。时有长者问知其故。语沙弥言勿生忧恼。从今已后常相供给。时此沙弥不复行乞专心读诵经常充足。时沙弥者即世尊是。施食长者即阿难是。以斯福缘智慧深妙总持多闻……

阿难游行宣化几二十年。尝至竹林中(即王舍城外竹林寺)闻比丘诵偈:“若人生百岁。不见水老鹤。不如生一日。时得睹见之”。

阿难惨然曰。此非佛偈。当云:“若人生百岁。不解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得解了之”。

比丘向其师说。师曰。阿难老朽言不可信。阿难后时闻彼比丘犹诵前偈。即自思惟。今此比丘不受吾教。于世无益宜入涅槃】《佛祖统纪*卷第五》宋景定四明东湖沙门志磐撰

由上可知,阿难尊者,乃因比丘不接受其教诲,故入涅槃。非因所结集法藏有误,而入涅槃;

彼等比丘多有佛世出家者,彼等不依阿难尊者结集经典文句,教授徒众。唯依自身诵记之“经典文句”教授徒众,且傲慢自大,谓阿难老朽。此非因所结集法藏有误,导致比丘诵读、教授邪偈;

复次,声闻法藏结集时,阿难尊者诵出经文,五百阿罗汉及迦叶尊者共同证验故,岂容置疑?

菩萨法藏结集时,阿难尊者诵出经文,文殊、弥勒菩萨及诸大菩萨众,共同证验故,岂容置疑?

 

贰,无量因缘,可明辨真伪经教

 

有无量因缘,可明辨法义文句真伪,略举如下:

有一事可知真伪经教,所谓三法印;诸精进佛子,通达三法印者,自然明辨真伪经教;

有二事可知真伪经教,所谓三法印,四依法(依法不依人等);诸佛子达此二事,自然明辨真伪经教;

有三事可知真伪经教,所谓三法印,四依法,梵行;声闻部、菩萨部佛法清净,皆循佛陀梵行身教。诸佛子精进,护净梵行,循四依法通达三法印者,自然明辨真伪经教;

有四事可知真伪经教,所谓三法印,四依法,梵行,般若波罗蜜;诸佛子依此四事,自然明辨真伪经教;

有五事可知真伪经教,所谓三法印,四依法,梵行,般若波罗蜜,四无碍辩;诸佛子达此五事,自然明辨真伪经教;

有六事可知真伪经教,所谓三法印,四依法,梵行,般若波罗蜜,四无碍辩,八正道;诸佛子达此六事,自然明辨真伪经教;

有七事可知真伪经教,所谓三法印,四依法,梵行,般若波罗蜜,四无碍辩,八正道,十力;诸佛子达此七事,自然明辨真伪经教;

略说有此七事,广说则无量。然此七事一切世间凡夫所不堪知解。是故,依此七事即可明了真伪经教;

且,一切弊魔于般若波罗蜜皆心生迷闷,手足无措。况诸世间凡夫?!

且四众弟子,护持法藏;历代帝王重视译场,是故弊魔不能得便,然今心中心法诸外道辈,闻曲行比丘习诵邪偈,即立言诽谤佛法,妄谓“佛灭后未百年,经文已有谬误”,实属无知愚痴,造三恶道业,未来苦果可畏。

心中心法徒众,广泛散播此种诽谤佛经言论,名为愚痴,名为无知,名为造三恶道业。

复次,彼《付法藏因缘传*卷第二》(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共昙曜译)中,亦广述此事,文多不举。

 

二,四皈依邪见

 

如心中心密法,诸外道言:

[一、入座,合掌,念四皈依咒语 3─7 遍:

“南无古鲁贝,南无布达雅,南无达尔嘛雅,南无僧嘎雅。”

二、念三遍:

南无根本上师元音阿阇黎,南无十方三世诸佛、菩萨、金刚、护法神祗。”

三、念一遍:

“祈求根本上师元音阿阇黎,祈求十方三世诸佛、菩萨、金刚、护法神祗慈力加被,消我业障,使我安心入佛,虔修妙法,早日成就,救度众生。”]《六字大明咒四臂观音法》心中心密法*坐修仪轨

四皈依者,非佛所制,是外道法。凡依之者,不得根本三皈依体,故非佛子,名为外道邪众。而心中心法徒众,皆依四皈依;是故,“心中心法”非佛法,名为外道。

如《藏密外道论*卷二*四皈依 问难六》中云:

【三皈依者,始是佛所教,二皈依、四皈依等皆非佛教,是外道法。如《大方便佛报恩经•优波离品第八》优波离

问曰:‘佛若以法为师者,于三宝中何不以法为初?’(佛)答曰:‘法虽是佛师,而法非佛不弘,所谓道由人弘,是故佛在初。’”

“尔时优波离复白佛言:‘世尊!若受三皈戒时,先称法宝后称佛者成三皈不?’

(佛)答曰:‘无所晓知说不次第者,自不得罪,得成三皈。若有所解,故倒说者,得罪亦不成三归。’”

“(优波离)问曰:‘若称佛及法不称僧者成三皈不?若称法僧不称佛者成三皈不?若称佛僧不称法宝成三皈不?’

(佛)答曰:‘不成三皈。’】】

由此可知,彼心中心法,名为外道法;彼大愚、骧陆、元音及其历代弟子,皆非佛陀弟子,堕在外道邪众数中;彼大愚、骧陆、元音等受、授四皈依故,名为无知,名为愚痴,名为与佛相争者。

 

复次,彼心中心法受、授四皈依,亦违背其根本经典《伪*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彼伪经中处处,告诫念、受三归依故。如言: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契持者。于净心中慎莫惑乱。收心在定。先念三归发受戒心。然结此契。当结之时。即有十方地神。执持香炉供养此人。帝释梵王现其人前。为说愿教持印。大神立在左右。为作证明。]《伪*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持此契。先当于晨朝时至心称念三世诸佛。面向十方说三归依法。清净澡手嗽口。然结此契闭心静坐。十方佛语心中自了。一一思惟证诸佛心。]《伪*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善男子若持此法。若行若坐或住或卧。先念三归然后结持此契得满百日。一切语言无不解了。若能至心不解了者。一切诸佛便为妄语。]《伪*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卷上》

是故,彼外道心中心诸师,即背弃佛陀教戒,复背弃所据伪经,名为颠倒,名为无知,名为愚痴,痴法所摄,趣于三恶道。

且,彼四皈依源自喇嘛教“四皈依”,同为外道邪法。

 

 

三,邪见遮蔽徒众,不令参阅佛法经论

 

如心中心密法,诸外道妖言:

[修心中心法时,暂不许参阅经论,恐分其心也,即从前已阅已读之经,亦得暂时搁置,俟其百座后,证得三昧,点开心要,自然意境不同,再起而读经,必别有一境界,此时当时时亲近善知识,为之启发校正,至彻悟后,方可阅经,庶不为经所转耳。]《王骧陆居士全集*乙亥讲演录*八、略说各宗修法*修心中心法门

如上所言,彼等心中心外道,诽谤佛法,教授徒众,四皈依邪法,复不许随意参阅佛法经论。如此行径与喇嘛教无异。皆为断灭大众善根、正思维、思辨、慧力,令彼徒众坠入心中心邪见深坑。何以故?

皈依“上师”故,不敢疑师邪说;

不阅佛法经论故,自绝思辨、慧力及正思维;

随邪师诽谤佛法藏故,自断善根;

至此,彼等心中心外道师徒,皆自绝于佛陀正法,入彼邪见稠林,坠彼谤法恶业之深坑。又如何能辨别真伪境界?皆悉背弃学佛之初衷!

复次,彼等修行不依佛陀法藏,即如彼比丘,执意诵“不见水老鹤”一般,迷醉邪师,不检邪见,自闭心目,而谓佛法之日不明亮。

 

四,学佛之本旨

 

如心中心密法,诸外道言:

[问:究如何而合学佛之本旨?

答:在不惑二字,众生无不由惑造业,因业受苦,苦复为惑,今以慧破惑而解空,因空而得定,定则慧生,以此三轮,破彼三轮也。]《王骧陆居士全集*入佛明宗答问》

[问:印心精舍何以亦参用禅宗语录诸书?   

答:非用也,借以考证其内证之深浅而已,在未明心地前,亦在不许看之列,不独此也,读经亦在其后,以早读仍无用耳。]《王骧陆居士全集*入佛明宗答问》

如外道心中心骧陆居士,所谓学佛之本旨在“不惑”,彼等即诽谤佛经法藏,又不参阅佛教经论,不行般若波罗蜜,所谓“以慧破惑而解空,因空而得定”,皆成虚言,而无实义。何以故?

若不依佛法藏而能具足佛法智慧,而能解佛法空义,而能得佛禅定者无有是处。若能者,则不需佛陀出世说法,建立僧团,嘱咐阿难结集法藏;依外道邪说邪见,即成戒定慧故;

因外道法中,不能具足佛法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不能解佛法空义;因外道法中具足邪说、邪见;是故,佛陀出世说法,建立僧团,嘱咐阿难结集法藏;

 

壹,无三皈依即无戒定慧

 

复次,彼外道心中心,尚不具足三皈依体,何况具足佛戒?!即不具足佛戒,何能得佛法定、慧?!彼心中心,不过一干外道邪众,妄想依己邪法,入佛法境界,名为愚痴,名为无知,名为与佛相争。

 

贰,喇嘛教四皈依亦无三皈依体,即无戒定慧

 

如诺那喇嘛诳言:

[问:密宗行人持戒有无大小差别之分?

答:密宗有罗汉戒、菩萨戒、大密宗佛戒之差别,如发心小,我自受戒日起,到尽形寿,誓不违犯戒律者,是罗汉戒。如发大心,我为普度众生持戒,自受戒日起,到自己成菩萨时止,不违犯戒律者,是菩萨戒。如发最大心,我自受戒日起,十方众生不空,我永远持戒不断者,是为大密宗无上佛戒,戒之大小,视发心大小而定。]《密宗功法修习开示录》诺那呼图克图

彼喇嘛教具足四皈依邪法,尚不具足三皈依体,何况具足佛戒?!即不具足佛戒,何能得佛法定、慧?!唯是一干外道邪众,妄想依己邪法,入佛法境界,名为愚痴,名为无知,名为与佛相争。

 

叁,出家众修习佛法已久,罕有信彼外道法者

 

如心中心密法,诸外道言:

 [问:或谓居士未可弘法,不知何意?   

答:……。即如心中心法,非不传于比丘,奈无人肯出而担负,岂可坐视不顾,又此法最微密处,比丘中极少参究,现尚未有此经验人继起,诸山长老,德望自可钦敬,但以所修不同,于此法之密要,方便力尚不足以启发学人,当推当仁不让之义,勿立此小见可也。]《王骧陆居士全集*入佛明宗答问》

彼心中心外道法中,具足四皈依邪法,尚不具足三皈依体,何况具足佛戒?!即不具足佛戒,何能得佛法定、慧?!

而佛教出家众中,大多久习佛法,知彼邪佞,不妄附和故。是故,心中心外道法中,罕有出家众修习之。

 

五,违背四依法

 

如心中心密法,诸外道言:

 [问:经有四依四不依,曰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文,依智不依识,依了义不依不了义,是否可作定论?   

答:义即不定,论即非义,依与不依,同属幻法。依法不依人者,此对师言,佛门以法为重,苟其人所传者,为如来正法,则依止于法,不必问其人之如何,虽其人行有不足取法者,系属其个人问题,于正法无关,不得因人废法而自误也。]《王骧陆居士全集*入佛明宗答问》

如彼心中心骧陆外道言,“义即不定”者,心中心诸法义亦应不定,不定即无常,无常之法皆系败坏,修习无益,亦自破邪论。

因彼四依法,直破心中心法邪皈依故,彼骧陆外道,故意建立诽谤彼四依法,企图遮掩心中心之邪说。而,因彼诽谤四依法故,背弃佛陀教戒,背弃佛法藏,背弃三法印,名为无知,名为愚痴,名为与佛相争。

复次,彼心中心外道邪师,尚不许徒众阅读经典,何况遵循佛教四依法?!是故,但知佛法梗概者,岂能入此邪见之流?!

然,诸初学者,或有迷误堕彼邪见深坑。

破斥心中心法邪见 卷二
http://www.bskk.vip/thread-2969850-1-1.html
(出处: 地藏论坛)